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未解之谜(刀e中心,佐伊提及)

前言:爱情是此世最大的未解之谜。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今天是个星期三。

佐伊不讨厌这个日子,却也算不上喜欢,星期三没有星期一那么让人绝望,但它距离星期五还差得远。

她在树上叹息,晃动双腿,忽然想到了伊泽瑞尔。

探险家和周三不同,她清楚自己喜欢那个金灿灿的男孩儿,痴迷于他,甚过于热爱巧克力月饼。

自从被星灵选为使者,地上千年也不过是星河中的瞬间,她目睹过太多文明拔地而起,也深知任何阴谋抑或奥秘,都会因短暂而黯淡。

即便是如此,她还是不明白,整个瓦罗兰都不明白,谁他娘的能明白——

为什么那么完美,近乎于梦幻,值得被诸神宠爱的伊泽瑞尔会喜欢上冷冰冰又无趣的刺客!

作为一个诚实的女孩,她承认泰隆也...称得上英俊,但如何能与她心中的伊泽瑞尔相提并论?

想到伊泽瑞尔温柔的笑容,羞涩紧紧抓住了她的咽喉,在树上蹦来蹦去,拼命转移注意力,却舍不得忘记那幅画面。

所以她根本无法想象探险家和刺客相亲相爱......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凑到一起!

“我受不了了!”佐伊对着天空大喊,惊起了几只树上的乌鸦“就现在,我要去寻求真理!前进!”

2.

泰隆冷眼看着面前气鼓鼓的...星灵?女孩?无所谓什么存在。

重点是她挡着他的去路,却摆出一副错全在你的表情,于是他抄起手臂,不紧不慢地等待事态发展。

佐伊在几秒钟后像自己的魔法星星那样爆发了。

“为什么伊泽瑞尔会喜欢你?这不公平!你一点也不可爱,而他...他!他可爱死了!”

刺客挑眉,完全没有开口的打算,看上去满不在乎。

渣男!

佐伊在心中怒喝,貌似女孩们都用这个词斥责恶劣的男朋友,她忽然有些后悔没把他的反应收录下来,或许伊泽瑞尔看到之后能幡然悔悟,意识到她才是真爱。

“你问过其他人吗?”泰隆忽然发问,他的声音倒是没那么难听,只是略微有些沙哑。

“他们都说你们的相爱匪夷所思。”佐伊浮在半空,冲泰隆做鬼脸“拜托了,告诉我伊泽瑞尔到底看中了什么!”

 

刺客没有被激怒,他顽石般的表情反而放松下来,但这种感觉不像是情人间的甜蜜,更像是与春风擦肩而过。

 

佐伊睁大眼睛,不知为什么心脏猛地一沉,恨不得夺路而逃。

 

“没什么特别的,”刺客轻声叹息“我只是给过他三样东西,仅此而已。”

 

“别骗我,伊泽瑞尔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收买!”佐伊大声反驳,那阵不安却随之被压了下去,洋洋得意终于回归,像往常那样溢满她的心。

 

刀锋之影懒得多说,拉下兜帽继续赶路。

 

佐伊冲着他的背影做了几个鬼脸,忐忑又期待地开启传送门。

 

三件东西就能让刺客得到伊泽瑞尔,她愤愤不平又兴致勃勃,而她碰巧能给出太多凡人艳羡的事物——钻石、星星、力量、知识、巨神峰,什么都可以。

 

只要他愿意,佐伊对自己说,瓦罗兰都是他的礼物。

 

3.

她很紧张。

 

如果她还是人类,会觉得此时无法呼吸。

 

伊泽瑞尔就在几米开外,他经常来这片荒原写写画画,或者发呆。

 

这个男孩总让她想起独自在星系中旅行的日子,那时她穿梭在银河中,随心所欲地进行空间跳跃,穿越空间。就像是命中注定,她在旅途的尽头遇到了一颗迷人的星球。

 

他们所处的宇宙嘈杂又混乱,唯独那颗星球无比安静,只懂得在轨道上孤独的旋转。

 

这让她流连忘返,内心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矛盾。

 

她想拥有它,想时刻盯着它,想把它的存在和美丽大肆炫耀,可她又不愿和任何存在——哪怕是亲密无间的星灵也休想和她分享这个秘密。

 

这大概是宇宙里最孤独的感觉。

 

而她热爱的伊泽瑞尔和那颗星球一模一样,但这次她不会犹豫不决、也不会像曾经那样转身离开,她只想尽情拥抱他。

 

4.

佐伊鼓起勇气发出声音,伊泽瑞尔立刻回过头,冲着她微微颔首。

 

“刚刚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跟我打招呼。”他的声音像是最清冽的泉水,金灿灿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湛蓝色的眼睛里有无数涟漪。

 

我死了,佐伊在心中放声尖叫,甚至想直接把整个世界丢过去,管他愿不愿意。

 

“诺克...诺克萨斯的刺客说,”她攥着小拳头,红着脸抬起头“他说,他说你喜欢他,是因为给了你三样东西。”

 

她忽然感觉找回了舌头,声音变得清晰起来“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是哪三样!请告诉我,拜托!”

 

伊泽瑞尔盯着她,笑容在脸上绽放,惊人的温柔“没什么特别的,他送了我一束花,一幅画,还有一封半长不短的信。”

 

男孩的表情让她的心再次坠落,慌乱让她窒息,止不住追问“只有这些吗?它们听起来太普通了!”

 

探险家移开视线,低头摩挲书页,似乎沉浸在了回忆里,忽然哑然失笑。

 

“我一直不知道泰隆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我,其实我与他并不熟悉,只是有过几次接触。”

 

“有天我从梦中醒来,发现他站在不远处的榕树下,肩上都是积雪。”

 

“于是我跑过去,他腿上都是泥泞,脸上有几道干涸的血迹,看上去疲惫不堪,眼睛却亮的吓人。”

 

“他打开斗篷,抬起手,让我看一束被封存在魔法里还带着露水的鲜花。等我接过去,他转身就要走。”

 

伊泽瑞尔抬头看着佐伊,女孩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无奈,却包含着前所未有的爱意,还有近乎悲伤的温柔。

 

她忽然感到害怕,于是紧紧抓住少年的衣袖,不肯松开。

 

或许我从不了解伊泽瑞尔,佐伊不知为何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不只是我,或许所有人都只是浅尝辄止,而刀锋之影才是唯一走近他内心的人。

 

5.

“我不认识他,”伊泽瑞尔继续道“但当我看着他,一个冷酷的刺客,伤痕累累、浑身泥泞、生死边缘发现了那束花,于是跋涉万里把它送给我...…那一刻我觉得,我认识他的灵魂。”

 

“我喜欢鲜花,喜欢浪漫和银河。他是刺客,无趣而且乏味,但他为我画了星空,试着把情感写进信里,世人人认为他冷酷无情,却只有他愿意倾听我、陪伴我。”

 

“而我呢?看起来受欢迎,实则是个怪胎。”

 

“我无法融入人群,也无法接受社会,在我看来现实残忍荒诞。人们生活其中,却喜欢被欺骗,喜欢践踏梦想,喜欢用愚昧撕碎真实,用自私扼杀自由。”

 

“人类永远是可悲的,在整个宇宙里自始至终都是孤独的个体,而爱情、友谊、婚姻不过是为了逃避寂寞所做的应急措施,他们用忙碌填补迷茫,惶惶终日,虚度一生。”

 

“比起现实,我更喜欢梦境,但比起梦境,我更喜欢和泰隆互相陪伴。”

 

他再次叹息,抬起头望着远方,眉头舒展,表情逐渐平静,像是在倾听一阵微风。

 

莫名的悲伤忽然席卷了佐伊,这是她初次体会这种复杂又酸楚的情绪,她不需要呼吸,胸口却憋闷的厉害,终于放声大哭。

 

她太伤心了,肩膀不断起伏,小脸深埋进大腿,呜呜咽咽。

 

“如果我也能给你这三样东西呢?”她抬起头,泪水流淌,眼睛里写满了绝望“你会跟我走吗,伊泽瑞尔?我可以给你花园,给你真正的星星,给你巨神峰...我可以带你去另一个世界,给你自由。”

 

伊泽瑞尔略微顿了顿,抬手充满爱怜地抚摸她的发,像是在安慰一只伤心的猫。

 

“佐伊,”他低声道“你所给我的,只是自己拥有的一部分。泰隆和我给彼此的,是我们能给予的一切。”

 

“那就不要分开,你和他,都不要死去!”佐伊抽泣“凡人都有一死,但这样太悲伤了,我不想看到你们分开!为什么所有快乐都会散去,为什么幸福总是短暂?”

 

这次少年没有说话,于是佐伊放声大哭。她忽然感觉自己是刚刚认识这个世界,原来这里充满了太多煎熬,太多痛苦,太多忧愁。

 

即便在天上待了千年,她依旧是个半大的孩子,从不知道疾苦,这些对她来说太过沉重,压得她几乎崩溃。同情和愧疚,以及前所未有的无措充斥着她的心。

 

为什么爱如此悲伤?她问自己,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承担如此汹涌的痛苦?

 

“佐伊,”她听到伊泽瑞尔的声音,抬起头,发现少年的眼眶不知何时也充满了饱满的泪水“我无法给你回答,我深知事物的美丽并不在于永久,不会对自己的死亡感到遗憾,你瞧啊,我从没有爱过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知心朋友,不曾爱过谁,也不愿亲近任何人...”

 

“但我喜欢他,彻头彻尾,无可救药。”

 

“爱情是人类最伟大的未解之谜,而我愿意为之沉迷。”

后记:

写出这篇文的时候,我是非常矛盾的。无论是谁,如果你能体会到这篇文章的温柔,哪怕微乎其微,那我感谢你来过,并且愿意走近我的世界。

仅以此文献给陪伴我的人。

去日尚多,如有叨扰,还望多多谅解。

:)

评论(2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