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清风传(少侠中心)

目前更新: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看前须知:

1. 非典型少侠 戏精本精 私设内详

2. 非典型故事 走向成谜 内容全靠做梦

3. 时间线处在天机营之后,明月山庄之前

4. 少侠中心 侠明友情向瞩目 其余CP皆在人心 

5. 一切人物以游戏为主 原著为辅 

剧情疯狂 OOC量大 慎入!!

剧情疯狂 OOC量大 慎入!!

剧情疯狂 OOC量大 慎入!!


第一章 人间


但凡是江湖中人,都知道楚留香有多钟爱奇闻异事。


愈是惊险刺激,愈是常人避之不及的怪事,楚留香反而愈加心驰神往,渴求迎难而上,心甘情愿为了那份好奇付出一切。


也难怪胡铁花沾了酒便要嘲笑他是亡命之徒,旁人赌博都是以金银财宝下注,唯独楚留香动辄就以身家性命下注。


如此一来,他倒是见惯了绝境,出生入死是家常便饭,鲜少有什么能让他侧目。但见多识广如他,也从未见过现在这种场面——


不仅诡异,匪夷所思,也有趣的出奇。


胡铁花,他的挚友,此刻正怀抱着一厚摞画卷抄本,瑟缩在客房的角落里探头探脑。


而少侠,他的小友,此刻正抄着袖子大步踱来踱去,翻飞的衣袖差点掀倒旁边的小桌。


“我不懂,我想不明白,这简直是白日做梦!” 


少侠放声大喊,惊起了房顶上的几只乌鸦和正在打瞌睡的小花猫,后者腾地起身,瞪了一眼屋内蠢笨的人类,转头扬长而去。


“我初出江湖就解决了金家美玉失窃案,帮香帅洗清污名,震动金陵城。”少侠嚷嚷。


“说得没错,说得没错。”胡铁花忙不迭点头。


“我以一己之力查明换魂奇案,护得神医张简斋周全,功绩之大,一时无两。”少侠怒喝。


“所言甚是,所言甚是。”胡铁花连声答应。


“我单兵深入薛家庄,揭穿薛氏兄弟真面目,此后天机营中大挫万圣阁,声名鹊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少侠拍桌。


“实在佩服,实在佩服。”胡铁花满脸堆笑。


少侠豪情万丈地挺起胸膛,以手作剑,指向天际:“所以天才如我,一定能刨出那本上周买的画册!我不信这个邪!”


楚留香叹了口气,亏他此前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胡铁花却忽然冲他使了几个颜色,做贼般垫着脚快步挪出了客房。


他刚刚闭上门,胡铁花便讲手中的东西一股脑塞进他的怀里,听了听屋里的动静,哭丧着脸道“老臭虫,吾命休矣,这可怎么办!”


见他这副样子,楚留香心里倒有了几分猜想,慢悠悠地问:“小友的那本画册,难不成是被你弄丢了?”


“弄丢倒是好说,”胡铁花忽然支支吾吾起来,脸涨得通红,“但...唉!这不是...这不是那日,谁知道我是沾染了些什么,竟然闹了肚子,我又是在客房里,身边恰好又没什么纸..."


他瞅见楚留香难言的表情,忍不住跺脚:“嗨呀,人有三急,这能由得了我吗?你快帮我想个办法,要是让那小魔王知道他的宝贝画册成了厕纸,还不得要我的命。”


楚留香正想说什么,却听他们旁侧发出一声钝响。


少侠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窗户,此刻已是脸色铁青宛如厉鬼,正直勾勾地盯着胡铁花。他略微张开嘴唇,亮出皓齿,一字一顿地咬下去——“胡!铁!花!”


语言在此时显得极为无力,他们都只停滞了一瞬,少侠突地长身暴起,胡铁花大惊失色,轻功都被抛之脑后,撒腿就跑。


少侠双手抓了个寂寞,怒从中来,扯着嗓子大喊:“逃吧!你就逃吧!要是被我抓到,你就是条死鱼了!”


话音刚落,他夺窗而出,险些撞上一旁的楚留香,凶神恶煞之余也不忘小声说句抱歉,随后饿虎般追着胡铁花飞奔而去。


客房终于清静下来,楚留香抱着画册站在原地,忍不住叹了口气。只要少侠和胡铁花同行,这种闹剧隔几日就要上演一次,他见的多了,甚至有几分习惯。


谁知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那两人竟勾肩搭背着走了回来。


少侠见了他,顺手递了串刚买的糖葫芦,便回头继续和胡铁花议论附近的点心坊,那副热火朝天的样子实在令人不敢相信他们此前还是势不两立。


楚留香又叹了口气,自从结识了少侠,他身边热闹了不少,叹息的次数比此前要多出几倍,真不知这是幸事还是坏事。


他正想得有些出神,忽而发现燥热似乎已经退去,虽说现在已临近盛夏,但只要过了正午,烈日便不再难熬,时不时还有清风吹来,平添几分惬意。


“外面已经起风,现在出去只要避着些太阳,便不必担心中暑。”楚留香道,“你们...小友若是愿意,不如与我一同出去散心?”


原来胡铁花刚听到前半句,便已经嚷嚷着美酒跑出门去,少侠冲着楚留香摊手,反正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识这种情景。


他们投宿的客栈距离芳菲林也不远,两人便悠闲地漫步过去。江南富庶之地,风景秀美,他们走走停停,遇到林中凉亭时都有些乏了,便停下歇脚。


芳菲林中坐,微风徐徐,落英满地,呼吸之间都是芬芳。


饶是见惯了美景的楚留香,此刻也只有满心赞叹,他略整衣衫,在石凳上坐下,轻摇纸扇,阖眼享受这份静谧。


少侠斜靠在石柱上,轻手轻脚地拆封油纸,待楚留香睁眼才蹦了过来,将方才与胡铁花顺路买的绿豆糕捧在手心,献宝般递了递,示意他尝尝。


楚留香几乎被少侠这种严肃的样子逗笑了,轻咳几声掩饰过去,捏起其中一块忽然道:“小友,今日的酒局,你可愿同去?”


话音刚落,少侠的神情虽没什么变化,气势却顿时弱了下去,甚至有几分可怜。


他撇了撇嘴,皱起眉头又松开,抬手准备将点心放于桌上,动作却慢的出奇,似乎是想借此表示他的态度。


可惜楚留香也没什么急事,只是静静注视着少侠,看他如何作妖。


少侠自知无法逃避这个话题,啪地放下点心,轻哼一声道:“我敬重南公子,但一直不怎么喜欢他。” 


他泄愤般塞了块绿豆糕,舒展了眉眼,继续道:“那位原公子像是个有趣的人,但他出身世家,说话必定免不了礼数。要是让我也回敬客套话...唉,我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


“小友,他们二人都是人中龙凤,”楚留香耐心劝道,“你若能与他们结识,至少不是坏事。”


也不知少侠是从哪里寻来的绿豆糕,入口即化,而且清甜的毫不生腻。哪怕是素来不爱甜食的楚留香也多拿了几块,细细品尝。


少侠见他这样,忍不住低头笑了笑,楚留香抬眼瞧见他那副得意的小模样,似乎也有几分笑意,却反而叹了口气。


“小友不愿意,楚某当然不会苦苦相逼。”他放下点心,纸扇一收,话锋随之一转,“只要小友不是为了赴他人之约强找了这些借口,我总是理解的。”


“我是真的不喜...”少侠刚想分辩,迎面直接撞上楚留香的目光,顿时泄气。


“这....我...并非是我故意欺瞒香帅,”他灰溜溜地解释:“一月前我就与方思明约好了见面,无奈他事务繁多,久而久之就拖延到了今日。”


“楚某虽然好管闲事,但不会对他人的私交多嘴多舌。”楚留香收敛了面色,沉声道,“只不过方思明终归是万圣阁的少主,你与他之间,或许应当尽快有个了断。我知道你性情独特,不在意世俗成见,只是行走于江湖...”


少侠突然长叹一声,这真是极为罕见,楚留香立刻停下,静静注视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少侠忽然像条蚯蚓般趴倒在石桌上,又是一声长叹。


“我知道香帅是担心我,只是香帅多虑了....”他将下颌搭在胳膊上,郁闷地叩打指节“我虽然不在意世俗成见,方思明却在意。”


“他为朱文圭效力,鞍前马后万死不辞,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我而言,只要他把我当做朋友,我便不会弃他不顾,可方思明这个人......”


少侠没有再说下去,挺直身子,捏起最后一块绿豆糕郁闷地碾磨成粉,随手洒落在地。


“小友嘴上这么说,假若方思明真遇上什么事,还是会挺身而出,不是吗?”楚留香轻声安抚,话一出口,他自己也觉得如此明知故问甚是好笑,按照少侠的性子,怎么可能对方思明弃之不顾——


“我不知道。”


楚留香顿了顿,甚至忘了摇动纸扇,他开始怀疑这片林子是不是有什么妖法,或者少侠已经被鬼怪迷失了神志。


“方思明有难,我自然愿意伸出援手。”少侠继续道,没发现楚留香在旁边松了口气,“只是陌生人落难我也会帮忙,所以日后不一定是作为朋友...”


少侠第三次长叹,面上闪过一丝疲惫,却很快笑嘻嘻地侧过头,对楚留香道:“要是方公子和香帅一样就好了,我肯定没什么烦恼。”


他略微沉吟,好死不死地补充:“但我也会少了很多乐趣,名门正派总免不了行事古板,这样看来还是算了,我可受不了被两个老人家唠叨。”


楚留香被他如此埋汰倒也不恼,只是略微扬起手,轻车熟路地将纸扇敲在他头上。


少侠吃痛,面上很是不服,硬气道:“我说得可都是实话!”


“小友既然这么有活力,楚某此前所说的酒会自然要赏...”


“我刚刚当然是在开玩笑,香帅是普天之下最有意思的人,怎么可能无趣?”少侠立刻讨好地凑过来,明明是乖巧听话的神情,却不像人畜无害的兔子,反倒像只满肚子坏水的狐狸。


能屈能伸到如此境地,楚留香也实在说不出什么,只能摇头叹息。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便去吧。”


---------------------------------


待到楚留香返回客栈,天边已有了几分晚色,胡铁花正拿着新买来的画册发呆,见他是独自一人,免不了冷哼。


“我看这小魔头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他气哼哼地嘟囔,“放着我们两个朋友不理,天天和方思明厮混,能有什么好处?”


也难怪胡铁花用词如此难听,他嫉恶如仇,本就憎恶万圣阁之流,对方思明自然是没什么好感。


只是他虽然性子急,为人又耿直,做事也偶尔莽撞,却知道不应过多干涉他人的私事。


所以即便是看不惯少侠与方思明较好,胡铁花也从没有多说什么,只会和楚留香私下抱怨几句。


关心一个人和代替那人做决定总是不同的,前者是尊重,后者则是以善意为名的绑架。


假若天下人,尤其是父母能懂得这个道理,太平盛世怕是不远了。


“依我看,这次有些玄乎。”楚留香若有所思道。“方才我问了小家伙——无论遇到什么事,是否会依旧把方思明当做朋友。”


“问也是白问,难怪小鬼天天说你啰嗦,他还能否认不成?”胡铁花单手抛接着画册,毫不客气地呛道。


“他说,他不知道。”


画册应声摔落在地,胡铁花慌忙捡起来拍打几下灰常,眼睛瞪得老大。


“老臭虫,你可别诳我!他真是这么说?”胡铁花扬起头,恍然大悟,“我晓得了,他肯定是跟你出去吹了邪风,烧糊涂了!”


楚留香接过画册,随手翻了翻,轻放在小桌上。


见他半天没说话,胡铁花逐渐皱起眉,半晌才松开。


“也真是奇怪,天机营里方思明奉命刺杀老将军,行事阴狠,小魔头也只是左右为难,这之后万圣阁没有有动作,他怎么反而迷途知返了?”


楚留香仍旧一言不发,胡铁花也懒得追问,自顾自继续道:“但要我说,他早就该这么做。之前天天追着方思明说话,人家万圣阁少主爱答不理,有时还把他推开,唉,真是可怜...”


“不。”楚留香终于开口,缓缓道:“你啊...还是不知道小友的性子, 他要是抽手,可怜的只有方少阁主。”


胡铁花沉默片刻,少有地叹了口气,似乎很是无奈:“那也没办法,我只管得了小魔头的事,而方思明跟我无亲无故,我想不出、也不愿去想周全的办法,可不像某个老臭虫,净做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傻事。”


他说得直白,楚留香不由笑了,忍不住摇了摇头。


“那真是可惜,我也是个俗人,心思跟你自然是一样的。”


胡铁花颇为满意地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急急忙忙出门去寻酒肆,把客房让给了楚留香。


白衣盗圣静坐于屋内,不多时,便瞧见客栈外来了辆马车。


那马车很是宽敞,却谈不上豪华,旁人看了,最多以为是普通大户人家的子弟出行,唯有少数人才能看出马车所用的皆为罕见的良驹,车厢的吊坠花纹无不是精雕细琢,只有细细看去,才能发现其中暗藏的奢华。


楚留香迈出门去,拾级而下,对着来人深施一礼——


“原少庄主,楚某来的匆忙,只能下榻在这客栈,还要多谢少庄主愿意赏光。”


原随云略微整整衣衫,一揖到地:“香帅这话,便是见外了,朋友的邀约,原某自然要来。”


这两人本就是文质彬彬,此时更将礼数行到了极致,他们说话间,南无生也如约寻到了客栈,于是更免不了几句场面上的寒暄。


自洛镇一别,虽然当时都说着择日共饮,他们三人重聚却花了不少时间。


原随云和南无生对彼此似乎是多了几分了解,也同样多了些忌惮,说话间已没有了初见时的锋芒毕露,反而谨慎的厉害。


“我记得香帅身边总能见到位肤色苍白的少年侠客,”南无生与原随云互相试探一番,此时已偃旗息鼓,忽然道:“既然香帅说了会带他一同前来,怎么没见他的踪影。”


“南兄说得是,”原随云罕见接话,略微侧过头,露出一丝笑容,“不过江湖上早有传言,大多是说那位少侠乃香帅爱徒,我原本不信,今日看来,着实不假。也难怪香帅会如此宝贝他,甚至不愿带出来与外人见面。”


“二位这样说,楚某无地自容。”楚留香请摇纸扇,语调间满是笑意,“小友原本是想同来,被一些急事耽误,才抱憾无法赴约。”


他正说着,原随云却忽然抬手,少庄主面朝窗外沉默了片刻,轻声道:“香帅身边的这位小朋友,对承诺倒是相当在意。”


楚留香一惊,立刻起身,便看到少侠正从马背上跳下,动作十分敏捷轻快,面色却恰好相反,郁结的厉害。


难道......楚留香只觉得眼皮阵阵狂跳,向另外两位贵客略微欠身,向着少侠快步赶去。


“你怎么来了,”他轻抓住少侠的手腕,关切道:“可是事情出了什么岔子?方...你说好要见的朋友呢?”


少侠看着他,似乎是想露出笑容,却没有成功,转而摇了摇头。


“也不是什么大事,”少侠的语调微凉,不带任何感情,根本不像他平日里说话的风格,“只不过是从此以后,我与他很可能不再是朋友。而且无论他怎么选择,我都不愿再多花时间或精力,就这样别过吧。”


“人间如此之大,缘分何其脆弱,少一两对朋友,又能如何呢?”


评论(1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