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人人都爱Ezreal【伊泽瑞尔中心,主刀E,各种CP提及】

纯粹一时兴起
警告:涉及大量粗口和BG 反感者自行右上角红叉叉
对人物和背景故事存在私设 但尽量遵从原著
鉴于各人解读不同
角色性格方面如果有异议 请与我私下讨论

我保留作为笔者的态度、义务和权利


最后声明: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拳头爸爸,感谢他设计了伊泽瑞尔,这个带给我们无限快乐的英雄。


  1.风暴深渊 

   伊泽瑞尔深深地,用尽全力吸进一口气。             

  “也就是说,”他揉着自己灿烂的金发,看上去漫不经心“我们被困在了这个鬼地方?”

                          
  艾克翻了个白眼,发自内心敬佩这位硬汉心中深不见底的乐观。 
                                
  他清了清嗓子“现在的情况,当然我的意见仅供参考,应该是我们都死定了。” 
                             

  飞空船外不远处的高空,气流正在渐渐扭曲,甚至像是被一只大手攥住四肢掰断每寸骨头般吱吱作响。

  黑色的风冲开云朵,在中心缓慢凝聚,那片诡异的区域闪起电光,忽然爆发出几声可怕的轰鸣。

  一个巨大的,足以盖过山峰的深渊终于苏醒,撕碎了那寸天空,彻底吞没阳光。 
                             
  时隔千年,传说中几乎终结世界的风暴深渊,竟重新回到了符文之地。 
                                 
  死亡般的寂静弥漫在飞空船的舱内,艾克吸着鼻子,心痛地怀念起祖安破落街道上自己踏下的每个脚印。 
                                 
  他感到肩膀一沉,半个月前邀请他们陪同向导的神秘来客叹了口气,那个皮肤黝黑、不苟言笑、看起来刚毅英俊又沧桑的男人此刻握着他的肩膀,脸上流露出几分温柔的悲伤。 
                               
  “对我而言,”卢锡安顿了顿“死亡只意味着不能与赛娜团聚,毕竟她的灵魂...但对于你们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你们还这么年轻,是我让你们陷入了这种困境...” 
                                 
  “不,卢锡安先生,”艾克带着哭腔拍打胸口“我们是朋友,不需要道歉。我只是遗憾不能通知更多人,天上这个鬼东西肯定会毁灭瓦罗兰。天杀的!” 
                                      
  卢锡安在沉默中抬头,看向高空中呼啸狂风的深渊。他们所乘坐的飞空船正在被卷入毁灭,再过几秒,只要接触深渊的边缘,暴虐的风压就会将船体撕成碎片。 
                            
  生命的结局近在眼前,卢锡安却前所未有的平静。他想起自己光彩照人的妻子,暗影岛不见天日的复仇,无数深夜里自己许下的所有誓言。 
                                 
  他感到自己在这半个月中找回了快乐,虽然短暂,却重新品尝到了苦涩的幸福。 
                                 
  和探险家、时间刺客相处旅行的这段时间里,没有痛苦,没有复仇,没有顾虑,甚至没有黑暗。 
                               

  这是在赛娜死后他第一次选择离开,选择比任何人都自由自在,这感觉像是获得了新生,又像是得到了救赎。

  但每个深夜,前所未有的轻松让他疑惑,让他不安,甚至无法面对手中的双枪。

  赛娜,我的赛娜,这就是你希望我拥有的生活?在失去你后依旧能够快乐,热爱上帝,勇往直前,甚至比拥有你之前更加满足。那么你为我而死的意义又成为了什么,我内心的黑洞,那些折磨,又该怎样平息? 
                                    
  “哦,操,操这个深渊,去他的!” 
                              
  艾克忽然大叫起来,这声音突兀极了,像利刃般倏然斩断卢锡安的思绪,几乎令他浑身一颤。 
                          
  “我他妈的只是,我想回去看看那个老头子。哈!那个老混蛋的脾气总是那么暴躁,可我真希望能亲口说出我爱他。是的,我那该死的老爸,醉醺醺的每天等死的老头子...哦天啊,如果我能够现在见到他,也已经死而无憾了。” 
                              
  他终于忍不住情绪,捂着脸发出响亮又可怕的啜泣,像是只濒死的水獭在哀嚎。 
                              
  伊泽瑞尔终于懒洋洋地从观察室跳下来,打着哈欠舒展四肢,活像只腰肢柔软的慵懒小猫咪。 
                             
  “省省吧,艾克,”探险家终于屈尊开口,完全不在意头顶的风暴“再说了,你哭的真难听。” 
                             
  “看在风暴深渊的份上,你就不能让我舒服会儿吗?!我们都要死了,而你还在关心这种问题?”艾克激动地擤着鼻子,手指都在微微发抖。 
                               
  伊泽瑞尔撅起嘴唇,慢吞吞地说“不,我不会让你舒服,而且既然提到死亡——听着艾克,我们都会死,但至少今天不会。” 
                           
  “走开吧伙计,说什么今天不会,难道你——啊!”艾克像是踩到了钉子,猛然跳起扑到探险家面前,不顾满面泪痕激动地把他抓进怀里“你有办法了?那你肯定可以带我们逃出去!哦伊泽,你是英雄,你是天才,你永远独一无二!” 
                              
  真是好极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开口安慰,伊泽瑞尔恶狠狠地想,他能感到自己的帽子上已经沾满了恶心的涕泪,为什么要费心当好人?让艾克哭死在角落至少可以避免外套(虽然廉价,但伊泽瑞尔很喜欢)被当成餐巾纸蹭来蹭去。 
                                
  “艾克,我需要你立刻去能源室。”伊泽瑞尔沉着脸,阴森森地吩咐“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信任我,能够幸存也没什么可惊讶的,全靠技术而已。还有,立刻放开我的袖子,否则我现在就让你死而无憾!” 
                                
  飞空船终于有了片刻安宁,伊泽瑞尔转过头静静遥望天空,年轻英俊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湛蓝的双眸中充满了晦涩。卢锡安从没有见过向来嬉皮笑脸的探险家露出这种神情,心中一动,忍不住开口—— 
                             
  “这个东西,”伊泽瑞尔背着手,抢先低声说道“无论是什么,都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风暴深渊的情况确实很复杂,你有什么计划?”卢锡安接话,他总是听说探险家的各种故事,今天却是首次亲身体会这些危险离奇的经历。 
                                 
  出乎意料的是,伊泽瑞尔没有回答,他凝视空中的黑色深渊,过了半晌眯起眼,忽然笑了起来,但不是往常那种典型的“探险家式笑容”,这个笑容让卢锡安心惊,表情也严肃起来。 
                               
  伊泽瑞尔没有在意卢锡安的变化,只挑眉舔舐了一下自己干裂的嘴唇。 
                              
  “这不是风暴深渊,卢锡安,”他非常平静地给出结论“浮空船上面的只是赝品,因为我们目前都还活着。按照我曾经读到的资料,其实在看到的它的瞬间应该已经...咳咳,所以问题只是如何突破这里。” 
                               
  “别开玩笑,伊泽瑞尔。这个世界上谁有能力够制造出风暴深渊?怎么可能...“卢锡安正在质疑,伊泽瑞尔猛地转头看向他,那眼神中的东西居然让卢锡安下意识退后一步,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如此可怕,他顿时浑身发冷,忍不住吸了口冷气握住手中的枪,抿紧岩石般僵硬的双唇。 
                           
  看到卢锡安不再说话,伊泽瑞尔并没有立即移开视线。他又盯了片刻,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重新洋溢起来,变回了被大家熟知的探险家。 
                                  
  “所以卢锡安先生,”他喃喃耳语“无论待会儿突破赝品后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会记得,不会随便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已经远超想象,不需要我们去深究。” 
                                 
  “否则杀死我们的,就不一定是风暴深渊了。”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