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Aria da capo e fine【ez中心,主烬E,少量刀E】

 标题取自Bach.The Goldberg Variations . BWV988 的主题,之后衍生变奏,现通译为哥德堡变奏曲。


警告:本文现实向AU,可能大量涉及三观不正和、血腥、凶杀、猎奇、背德、乱伦情节,请不适者酌情选择阅读!!!


谨以此文敬献托马斯·哈里斯,布莱恩·福勒,感谢前者创造了永远迷人的心理变态Hannibal Lecter,感谢后者用卓越的笔触复活了不一样的食人魔。

最后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拳头爸爸,再次感谢它和设计师将伊泽瑞尔带给我们。      


Chapter 1  低语


  弗吉尼亚州,匡提科                                                

  “我不喜欢这个决定,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和那些罪犯打交道,你也知道我为什么愿意放弃之前的职位转而致力于整理资料。你可以认为移情是我的天赋,但你不能利用它,如果我愿意去跟那些狗娘养的变态打交道我会第一个告诉你,但如果没有,那就是大写的拒绝!” 
                              
   凯特琳支起手,盯着五秒前冲进办公室冲她大发雷霆的年轻人。 
                                   
  在她刚刚进入FBI时,也曾经有探员用这种口吻深深冒犯过她,虽然如今那个可怜虫可能已经蜷缩在某个角落等死,她依然记得自己如何用能力教训对方并且让他滚出了调查局。 
                              
  但对伊泽瑞尔她做不到,至少她知道这次是在逼迫比自己更有天赋的人跳进一个无法回头的火坑。 
                                
  “我很抱歉,但是伊泽,我们需要你去获得信息所以...请你不要误会,对我而言这是个很艰难的决定。” 凯特琳站起身,调整出最能显示出尊重对方的姿势,事实上,也只有伊泽瑞尔能够解决这个难题。 
                               
  “你或许真诚,”伊泽瑞尔冷淡地说“但我们都很清楚,真正要去做诱饵、面临危险的人只有我,而你只需要坐在 办公桌后面装作对事情的进展很担心。” 
                                
   凯特琳想要辩解,但她看到了年轻探员的眼神。忽然间她明白了问题所在,忍不住叹了口气,放松挺直的脊背。 
                            
  不只是FBI探员,没有正常人会愚蠢到认为卡达·烬不足为惧,更别提见面。 
                                 
  大约两年前,在美国境内被通缉长达五年的卡达.烬忽然出现在警察局,微笑着投案自首,自此,臭名昭著的本世纪最疯狂连环杀人魔“戏命师”终于被捉拿归案。 
                               
  虽然烬带来了无数恐惧,关于他的报道至今却拥有着非凡的,近乎病态的热度,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外壳如此完美——学历优秀、谈吐迷人、外表更是英俊。 
                                       
  他很残忍,极度残忍,外表却如此精致优雅,几乎很难不让大众对他近乎艺术的谋杀产生隐晦的好奇。                                      
  实际上早在被逮捕之前,烬已经拥有了数量惊人的狂热信徒和用于艺术评论的个人网站,甚至有媒体称,烬是这个时代分娩出的怪物。 
                                    
  对普通民众来说,烬之后因为显而易见的精神失常被免于死刑并不是好事,但被收押在看守森严的巴尔迪摩犯罪精神病院已经算是不小的安慰。  
                               
  直到最近,烬归案后来之不易的平静竟再度被跨州碎尸案打破,现场毫无例外都留下了玫瑰花瓣和一行血字——献给我的导师烬。所以凶手,毫无疑问,和烬有着密切联系。 
                                
  “伊泽瑞尔,” 凯特琳狠下心,终于决定亮出底牌“如果之前探望他的那些探员能够有所收获,我不会让你去冒险。我知道你对这种事情有心理阴影,但我们真的需要你,想想那些死去的人,再想想你能够拯救的人。” 
                                 
  “理由真是冠冕堂皇,可惜我并非一无所知。之前你派去的两位探员都激怒了烬,或者让他感到不满,所以他分别夺走了他们的一只眼睛。”伊泽瑞尔表情复杂地干笑几声,努力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情绪激动。 
                                 
  他深呼吸了几次,终于平静下来“让我继续帮你回忆细节,那个变态在医生抢救我的同事们时始终安静地擦拭手指,最后甚至向为他更换纸巾的看护道谢。这就是你希望我去交谈的对象!你怎么确保他不会夺走我的一只眼睛?” 
                                
   凯特琳疲惫地垂下目光,将散落的秀发环过耳际,这样的她看上去不再强势,甚至有点无奈的脆弱。 
                               
  “如果说我们当中任何人有经验...只能是你,至少你曾经将他们中的一员送进了巴尔的摩。” 
                                  
  “那么你应该清楚我不想去那里的原因,”伊泽瑞尔终于放缓了口气“我不会去探望泰隆,永远不会。” 
                                 
  随后是一段长长的沉默, 凯特琳熟悉伊泽瑞尔的一切,她知道当这位幼时的好友用这种口吻说出什么后,就代表着让步,哪怕最终他会因这个决定痛苦不堪。 
                                
  “只是这一次, 凯特琳,如果和烬的沟通没有任何效果,我会立刻撤出,不要指望我继续牺牲。” 
                                    
  她大大松了口气,双手抵住了自己的 办公桌“谢谢你,请放心你只需要去一次,如果没有效果我不可能提出其他要求,再次感谢你,伊泽瑞尔。” 
                                    
  “不必客气,”伊泽瑞尔转身“烬那种人通常自以为是上帝,刚好我也想告诉他一些事情。”  
                              
                                       
                                     
*********************************************    他并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但巴尔的摩每次都能让他从腹部到毛孔都在痉挛,像是被看不清的寒冷抓在手心蹂躏。 
                              
  实际上他根本做不到平静,他的掌心在冒汗,神经扭曲得随时可以让他尖叫,大脑里除了嗡嗡作响就是劝说自己立即逃跑的声音。 
                                
  但伊泽瑞尔忍住了,他向来诚实,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愿意推开门迎接恶魔的降临。 
 
                             
  “我们划出了警戒线,所以请不要太过紧张。我们也会随时盯着监控,发生在你同事身上的事情是个可怕的悲剧,但只要不被他激怒,你肯定可以全身而退,我保证。”伊泽瑞尔身边的警卫时不时拍打着他的肩膀,似乎有些同情。 
                               
  他混乱地点着头,实际上什么也听不进去,只能按照吩咐沿着走廊继续挪动,直到看见最深处房间上的标牌——【单人病房.极度危险.最高级重犯:卡达.烬】 
                             
  有那么几秒,伊泽瑞尔发自内心地希望巴尔的摩可以将走廊修建得更加漫长,至少现在他不愿意看到终结。 
                                  
  好了伊泽瑞尔,他对自己说,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逃避,现在打开这扇该死的门,随便问几个问题,然后离开这里,这会很简单的。 
                                     
  于是他推开门,一个男人正背对着他站在被防弹玻璃铸成的墙内,个头不算非常高挑,但露出的每块肌肉线条都蕴藏着可怕的爆发力,伊泽瑞尔几乎可以想象出这个罪犯疯狂杀戮时的模样。 
                                
  “下午好,烬先生。我是FBI特殊探员伊泽瑞尔。”他干巴巴地说,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厌恶。 
                               
  烬没有马上理睬,他抬起头,让手指在空中挥舞。宽阔的单人病房内没有任何隐私,烬的一举一动都可以被清楚看到,伊泽瑞尔注意到空气中流动着德彪西的月光曲,于是选择给予烬暂时的安静。 
                                
  音乐很快结束,烬放下手,转头面向伊泽瑞尔,露出一个温柔而腼腆的微笑。 
                              
  “感谢你,特殊探员,让我能够安静地欣赏完这首曲子。”他低声说,音色婉转美妙。 
                                   
  “不客气,下午好,烬先生。介意我坐下吗?”伊泽瑞尔不动声色地掠过烬的五官,微微向前走近,将手搭在早就放置好的椅子上。 
                                      
  “当然不,请坐吧。”烬轻柔地说“请原谅我之前不愿意回答,我想尊重音乐。我很高兴你比之前的两位探员更懂得礼貌。” 
                                  
  伊泽瑞尔笑了笑“没有冒犯之意,我热爱音乐,也热爱德彪西,但我不认为音乐是伤害别人的借口。” 
                                   
  烬眯起眼睛,神情变得饶有兴致,似乎变得有些兴奋“这是在激怒我吗?看来你想尽快完成这次探访?” 
                               
  “我看过你的所有资料,烬先生,你犯下的每状案件我都了如指掌,实际上如果可以我并不愿意来这里,但你瞧,我别无选择。所有人都认为你是死亡的艺术家,可能你自己也这么认为,但我知道并不是。”伊泽瑞尔说得又快又急,完全不在意烬有没有跟上语速。 
                                 
  这个人太危险了,伊泽瑞尔想,他可以感受烬身上浓郁的危险正潮水般放肆地洗刷房间的一切。 
                                   
  “那么在你看来,我是在试图做什么?不必紧张,我不会伤害对我真诚的人。”烬温和地安抚着伊泽瑞尔,像是在宽慰一只过于弱小,但十分缺乏安全感的小猫咪。 
                                   
  “你只是想要保存那些人死亡的瞬间,因为你觉得他们只有在那时才得到了升华,因为你自以为看到了生命的真谛,因为你愚蠢地以为上帝造人只是为了毁灭。”伊泽瑞尔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毫无畏惧地盯着烬的双眸“我不想这么说,也许你以为自己很伟大,但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你只是一个可悲的变态,一个杀人狂,这就是我今天来这里的原因,为了亲口告诉你这些话。” 
                                
  大功告成,伊泽瑞尔强撑着转身,准备落荒而逃。烬的目光正像刀尖般擦过他的每寸肌肤,从发丝到脚尖,从好奇最终变为贪婪,直觉告诉他自己肯定不会喜欢眼神中的内容。 
                             
  “我不得不说,你的话让我有一点受伤。”烬恰到好处地开口,强行将伊泽瑞尔留在原地“但我说过,我不会伤害对我诚实的人。感谢你对我艺术的见解,你让我,深受感动。” 
                                  
  烬盯着他,捕捉着面前青年每一丝几不可见的战栗“我佩服你的勇气,所以我原谅你突如其来的鲁莽,但请不要再这样对我说话,我不会伤害你,但我会给予适当的惩罚。” 
                                 
  伊泽瑞尔通身一颤,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走进了比预期中更可怕的麻烦。 
                                 
  “请坐下,漂亮的探员先生,”烬柔和地命令道“我很好奇,凯特琳让你来是为了什么。我愿意考虑合作,只有你不期望着现在逃走。” 
                               
  “如果你不介意,”伊泽瑞尔压下腹部深处的痉挛“可以告诉我愿意合作的原因吗?” 
                                      
  “很简单,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太久,几乎忘记了作为猎人的滋味,实际上正是因为感受不到本性我才选择自首。”烬意味深长地笑着,毒蛇一般冰冷缠人的目光紧紧勾住伊泽瑞尔的喉咙,略微张开了獠牙—— 
                                  
  “感谢你,唤醒了我遗忘已久的饥饿。” 
 
                                  

评论(1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