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Aria da capo e fine(ez中心,主烬E,少量刀E)

2.曾经
                              

  那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河流,湿润的土壤上覆盖着层层叠叠的白色大丽花,微风浮动,清香动人。
                            
  烬坐在河流之上,他看到河岸两旁长满了鲜红的蒲公英,空中有花瓣飞舞,飘飘扬扬,落在平静的水面上,卷起阵阵波纹。
                              
  他站起身,忽然发现脚下的河道正在分裂,腥甜的血色顺着皮肤翻涌上他的膝盖,曾经清澈的河水绝望地尖叫起来,知道死亡已经近在眼前,而它甚至没有机会挣扎。
                               
  转眼间,烬所在半边河道只剩下龟裂的土地。而另一侧河流依旧静静流淌着,堤岸上的大丽花随着夕阳的迫近逐渐枯萎,蒲公英的花蕊泛着火光,将整个天空染上烈焰。
                              
  “你好,哥哥。”奥利安娜站在大丽花的尸体中,在火光里对烬天真无邪地张开怀抱,笑魇如花,鲜血从她的胸口和脖颈上不断迸裂,但她看上去浑然不觉。
                                
  即便是这样,他的小妹妹依旧如此动人,一如她生前那般美好。
                                
  “哦烬,我的哥哥,你还是在怀念我吗?”

*********************************
                                       
  敲击玻璃的声音突地响起,烬打了个冷战,随即抬头追寻声源。
                                  
  几乎是同时,伊泽瑞尔猛然后退,快速拉开距离,直到安全线以外才堪堪停下,为烬目光中爆发的强烈杀意而心惊肉跳。
                                
  “真抱歉。”发现是伊泽瑞尔惊动了他,烬的神态刹时柔和起来,但于事无补。年轻的FBI探员依旧保持着僵硬的警惕姿势,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转变。
                               
  “我对此没有任何印象。”烬皱起眉,地补充。
                              
  一阵微妙的沉默,伊泽瑞尔看起来惊讶且愠怒,像是被人当面开了个极为恶劣的玩笑。他顿了顿,尽量礼貌地拉过椅子,放下纸笔,长长舒了口气——
                               
  “三分钟,烬先生,当我询问你对自己的童年或者家人有什么印象,你沉默了整整三分钟,最终却告诉我这个答案?”  
                              
  “回忆偶尔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认为这不难理解。”烬放轻嗓音,似乎想利用这种方法促使伊泽瑞尔走近些交谈

                     

  “或者说你希望我做出怎样的回答?人们总是因为失望而变得愤怒。” 
                              
  “也许当他们面临谎言时,他们会发现失望其实再正常不过。”伊泽瑞尔冷冰冰地反驳,不小心捕捉到烬转瞬即逝的表情。

                       

  他下意识停止话头,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那一刻,伊泽瑞尔萌生了种非常荒谬的感觉,仿佛被一只过分稚嫩的小手怯生生地捏住心房,FBI的训练让他能够抵御任何压迫,这种触动不堪一击,却足够让他泄气,任由不安击破自身蛋壳般的堡垒。
                                 
  于是他缴械投降,向良知不情不愿地低头,主动选择让步——
                             
  “抱歉,”伊泽瑞尔抿着嘴唇,脸色难看极了“我是说,也许...也许曾经发生了什么,所以如果你不想谈起那些事情,或者刚刚的问题带来了什么不舒服的影响...我很抱歉。” 
                           
  烬扬起眉毛,神情逐渐凝固在英俊的面容上。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伊泽瑞尔,但眼神中多了些非常晦涩的情绪,隐约透着冰冷刺骨的敌意。 
                                
  他注视了很久很久,终于挪开眼神,在宽大的病房中踱步“凯特琳,我一直非常钦佩这位女性,听说她有足够的野心和手段,对职位高升也很有兴趣。”
                               
  “我不认为现在是讨论她的合适时间,”伊泽瑞尔干巴巴地回应,敏锐地意识到烬的态度正在向不容乐观的方向发展“或许我们应该谈谈谈最近的模仿案件。”
                               
  “凯特琳或许成功,”烬已经完全沉浸在思绪当中,自顾自地呢喃“但她并不会是位成功的母亲,毕竟她过于精通如何利用手中的资源为自己谋得利益,而母性,多么伟大的字眼,需要的是无私奉献。这种冠冕堂皇的利己主义让人类忘记了爱怜与憎恨并没有区别,真是可悲。我想,凯特琳一定花了很长时间告诉你如何与我交谈,向她致敬。” 
                                 
  话音刚落,烬背过身,恰到好处的侧过脸,露出一个惯有的笑容。
                            
  “你是否需要去忙些其他事情,探员先生?我已经说累了。希望以后我们能够减少这样的见面机会,请你顺便转告凯特琳,她不会轻易得逞。”
                              
  伊泽瑞尔皱着眉,知道自己应该马上离开。烬的那番话故意说得极为模糊,但他甚至可以听到字里行间嘶嘶作响的恶意,他当然,毫无疑问,渴望立刻置身事外,不过他同样有义务分析清楚目前的状况,至少必须保证下一位和烬沟通的探员可以避开这些雷区。
                                
  难道是因为...伊泽瑞尔在心中过滤了一遍他们的对话,和有关烬的所有细节,不由屏住呼吸,恍然大悟,立刻被熊熊燃烧的怒火吞没。
                                
  “你以为你很聪明,卡达.烬,”他将所有资料不紧不慢地折叠好,收进档案袋,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但你猜怎么着,我知道你在蔑视我,你认为我是凯特琳的走狗,你认为我们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你认为我们在尝试找到你的软肋并操控你。”

                                
  烬愣住了,他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可怕错误,这个年轻探员的反应与他的设想完全相反,这只能证明——
                                
  “听着,刚刚我会安慰你,只是因为我坚持认为任何人,哪怕是心理变态的杀人狂,也应该被尊重,因为生命本身没有错误。而且我永远不会沦落到像你一样在心理上玩弄摆布别人,我真是愚蠢...”伊泽瑞尔懒得继续浪费口舌,一把提起公文包向门口大步走去。
                            
  “伊泽瑞尔,请不要这样。”烬低低地呼唤了一声,可是已经太迟,伊泽瑞尔坚决地离开房间,很快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天啊,他搞砸了一切。烬抵住玻璃,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这是他的错误,只要提到他深爱的奥利安娜,前所未有的防御心理会取代无坚不摧的理智,而且他没有预料到伊泽瑞尔有这么惊人的洞察力,不仅体会到了深意,甚至赤裸裸地揪出了真实想法。
                                       
  他承认自己出于防卫心理选择了不怎么委婉的方式挑衅,可他庆幸自己激怒了伊泽瑞尔,至少这个在他眼里堪称漂亮的小探员不只带来了崭新的体验和兴趣,还有艺术的灵感。

                              
  最重要的是,伊泽瑞尔的内心深处竟拥有那么单纯的善意,对生命最原始的热爱与感激,听到控诉的瞬间烬又惊又喜,随后是更深的愧疚,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弥补错误,因为傲慢,他竟误解了刚刚来到自己身边,脆弱无助的小爱丽丝。
                                 
  不过没关系,烬微微笑起来,既然已经决定狩猎,他会想出办法让伊泽瑞尔回到这里——接受他的指导,成为他的朋友,分享他的作品。
                                
  毕竟这个世界就是巨大黑暗的迷宫,他的小爱丽丝,自然应该永远留在他身边。

                                  
*********************************

                                  
  伊泽瑞尔狠狠摔上门,怒气还在冰冷的燃烧。
                             
  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并不是烬那番话背后的深意激怒了他,实际上伊泽瑞尔根本不在意烬的看法,是依旧残存的可笑本性让他对自己恼火,甚至暴怒。
                                  
  即便经历了那么多,有些东西似乎还是没有改变,就像本性,就像记忆,就像伤疤。鬼使神差地,伊泽瑞尔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在走廊深处停下。
                                
  【特殊看护/危险 隔离防范/泰隆.杜.克卡奥】
                               
  伊泽瑞尔伫立在那里,他停留了很久,但是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推开那扇门。
                             
  回忆在呼啸。
                                  
  他感到疼痛,他感到寒冷,他感到无边无际的黑暗正在吞没自己。三年前那个雨夜留下的伤口正在冒出汩汩鲜血,伊泽瑞尔甚至可以听到那令人绝望的声音,但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无助又凄凉地死去。
                             
  来巴尔的摩是一个错误,伊泽瑞尔想,越来越强烈的窒息感让他支撑不住自己,只能借助墙壁站立。
                                 
  “伊泽瑞尔?伊泽瑞尔!”
                          
  有人在耳边高声呼唤,一双手臂抓住了他,将他摁进怀里,突如其来的热量撕开了伊泽瑞尔咽喉上无形的束缚,他痛苦而艰难地大口喘息着,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慎紧紧抱着他,不断拍打着他的后背,止不住轻声安慰“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你不会再独自受苦,相信我。”
                             
  “三年了。”伊泽瑞尔靠在他的肩上,眼神中满是荒芜,安静地说“我本应该死在三年前,他们告诉我能够幸存完全是因为泰隆中途反悔拨打了911。”
                                 
  “现在每天我都会梦见那个夜晚泰隆在厨房时的样子,和平常没有不同,那天我准备向他求婚,但就是那天,他想要谋杀我,我的爱人,想要我彻底死去。”
                                  
  “我们的相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三流喜剧,慎,曾经我以为关于泰隆没有我不知道的细节。可是现在看到他的照片,我却感觉自己从没有真正认识过他。你能想象这种感觉吗?”
                               
  慎没有回答,他只能用力抱住伊泽瑞尔,忍住眼眶的火辣。他想起曾经伊泽瑞尔活泼的模样,久远到似乎是几个世纪前的往事。
                                
  太多事情发生,太多变故,没有人能再回到无忧无虑的过去。
                                
  慎为伊泽瑞尔感到悲伤,作为外人,他知道如果那个雨夜什么也没有发生,泰隆和伊泽瑞尔会是已经结婚三年的同性伴侣,也许他们会领养一个可爱的孩子,或者几只救助站的流浪狗,互相扶持着度过余生。
                                      
  而现在只剩下伊泽瑞尔孤独一人,支离破碎,迷茫无措,悲伤绝望。
                                  
  他们本可以拥有非常幸福的未来——
                             
  直到泰隆亲手毁掉一切。

 

评论(1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