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有六次泰隆想吻Ezreal,有一次他成功了

我终于回来了,最近各种事情很忙,只能通过刀e给自己发糖吃【大哭】

希望看完后能让大家都想谈恋爱,各种OOC可能,祝吃糖开心!



2.Carly Rae Jepsen——Call me maybe

                                  
  “德玛西亚派向来无坚不摧,永不放弃!”拉克丝坚定地敲击桌子,她的眉头紧锁,目光中饱含激情。 
                                
  盖伦附和着点头,英俊正义的面容上洋溢着最忠诚的信心和小心翼翼的试探。 
                                   
  “所以我一定能找到我的作业,我发誓五分钟前它们就在这里!”拉克丝尖叫起来,可怕地抄起双手四处巡视,像是在寻找什么能让她撕碎的东西。 
 
                                   
  她的兄长充满忧虑地望着这边,谨慎地保持沉默,深深明白这种时候不能轻举妄动。 
                             
  自从得知卡特琳娜打算转到戏剧表演专业,拉克丝的情绪几乎没有平复过,她不断警告身边的人,好像有可能和他们成为同学的是只泛着脓绿的剧毒鼻涕虫,还是什么更为可怕的玩意儿。 
                                   
  虽然有漫长的对立历史,盖伦却不认为在这方面诺克萨斯派会心怀不轨(实际上他从没有见过卡特琳娜)但是他的妹妹,德玛西亚派的骄傲,表演专业的“天才之光”拉克丝,不止一次指出卡特琳娜肯定暗藏着和灭绝人类差不多的邪恶目的,比如离间他们的导师泰隆。 
                                     
  “克卡奥家族从没有关心过泰隆!她以为现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接近被他们抛弃的家人?哈!真是可笑。”拉克丝终于翻找出被她夹在书中的乐谱,长舒一口气,转头继续抨击—— 
                                           
  “她休想夺走泰隆,据我所知泰隆只会有一个妹妹,那就是我!” 
                               
  盖伦耸了耸肩,看上去并没有理解拉克丝反应过度的原因“哪怕他是被收养的?” 
                             
  拉克丝严肃地点头,像只高傲的天鹅般扬起脖子,声音灵动悠扬“所以我决定了,德玛西亚派也会排练音乐剧,并且和诺克萨斯派同天演出,是时候让观众们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晴天霹雳。 
                                  
  “音乐剧?!”盖伦呛出一大口柠檬汁,顾不上心疼崭新的衬衣,撕心裂肺地咳嗽着重复“音乐剧?为什...什么音乐剧?” 
                                 
  “难道你不希望证明德玛西亚在任何方面都胜过诺克萨斯吗!”拉克丝盛气凌人地质问,清澈的双眸中燃烧着决心和显而易见的幸灾乐祸“我们可以选择罗密欧与朱丽叶,你知道的,非常竞争,非常手段。” 
                                 
  这个瞬间,盖伦忽然意识到不只是这周的双休日计划已经化为乌有,按照拉克丝精益求精的性格,他已经看到了自己在礼堂待到浑身湿疹,不断排练愚蠢的情节,将一首曲子重复到想要呕吐的未来。 
                                 
  最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盖伦想,现在就是屈从暴政的下场。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盖伦干巴巴地说“我想我会全力支持你。” 
                              
  不出所料,拉克丝满意地笑起来(这给盖伦支离破碎的心带来了些许安慰),她深切同情自己哥哥泡汤的周末,但只要盖伦稍微接触卡特琳娜,他肯定会理解大动干戈的必要性。 
                                
  毕竟那是诺克萨斯派的女魔头啊! 
                   
 
                               
************************************************* 
 
                                        
  食物,治疗悲伤的最好药品。 
                                    
  不过你能指望艺术院校的食堂提供什么合乎人道的救济品? 
                                 
  盖伦空着肚子巡视了一圈食堂,最终决定回到树林散步,他沉重地叹息,年轻的脸上涌动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忧郁沧桑。      
                                 
  “嘿,当心!” 
                           
  有人忽然扯住他的手臂,盖伦下意识抬头,发现自己几乎撞上了面前发育良好的粗壮树干。 
                             
  “沉浸在音乐中了?你看上去不像是书呆子,以后多注意周围,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好心。” 
                                  
  看来拦住他的是个女性,盖伦回头准备道谢,看到一抹火焰般的红色。 
                               
  卡特琳娜随手卷着长发,脸上绽放着慵懒高傲的笑容,浑身散发出微笑的性感,天杀的迷人优雅。 
                                  
  见鬼啦!盖伦在心中放声尖叫,感到血液全部涌上脸颊,整个人迸发出阵阵粉色,下意识屏住呼吸—— 
                                

  他感觉自己真真切切地恋爱了。




   面前脸庞陌生表情坚毅的大个子盯着卡特琳娜愣神的瞬间,伊泽瑞尔冷哼起来,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卡特?”他亲切又恰到好处的开口“我好像忘带了手机,待会儿见。”
                                
  随后他摸出自己可怜巴巴的黑莓,懒得理睬盖伦投过来的感激目光,快步拉开距离。
                               
  卡特琳娜似乎也对这个傻大个充满了兴趣,她冲伊泽瑞尔投来一个饱含深意的眼神,和盖伦说了些什么,开始向着校外走去。
                             
  为什么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类都像是在谈恋爱。伊泽瑞尔叹息,顺路晃进食堂,百无聊赖地取了些培根和西蓝花,一杯果汁,用叉子不断拨弄这些形状奇特的有机物。
                                 
  而事情还在向更糟糕的方向发展,直到食堂的喇叭开始传出几年前的大热单曲Call me maybe,空气里散发出令人不安的甜蜜黏腻,伊泽瑞尔才发现周围似乎都是些成对的热恋情侣。
                                  
  这个世界对单身人士的恶意真是无法估量,伊泽瑞尔阴沉着脸,机械地不断刷着twitter和facebook,忽然想起了之前那个有着动人声线的年轻男人。 
                                 
  真希望能再见一面,伊泽瑞尔想,他有预感,他们之间肯定有很多共同语言。
                               

  I threw a wish in the well
  我将一个愿望投入许愿池中
  Don't ask me, I'll never tell
  别问我,我绝不泄露
  I looked to you as it fell,
  它落下时我与你相遇
  and now you're in my way
  如今你出现在我面前
  I‘d trade my soul for a wish
  我用自己的灵魂交换一个愿望
  pennies and dimes for a kiss
  放弃了所有金钱只为了一个吻
  I wasn't looking for this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
  but now you're in my way
  但是如今你出现在我的面前

                                      
  泰隆终于结束了编曲,本来偏低的血糖因为饥饿更加危险,他别去选择,只能向唯一开门的食堂走去。
                              
  刚刚进门,一股少女情怀扑面而来,泰隆撇着嘴角顺手拾起几盒酸奶放在餐盘上。
                             
  真是甜蜜,他环视餐厅寻找座位,为什么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类都像是在谈———— 
                               
  哦,上帝啊。
                               
  他的目光在空中径直撞上了另一个,顿时爆发出激烈的火花。


  Your stare was holding
  你眼神坚定
  Ripped jeans 牛仔裤上的破洞
  skin was showing
  展现出你的肌肤
  Hot night, wind was blowing
  炎炎夏夜,凉风吹过
  Where you think you're going, baby?
  小心肝,你还能躲到哪里呢?

                                      
  伊泽瑞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看到泰隆从外面走进来,略长的黑发散落在脖颈上,英俊冷冽的脸庞上神态专注,后背上的肌肉线条分明,垂下眼眸的样子该死的火辣。
                            
  他几乎看呆了,喉咙深处干渴的发痒。伊泽瑞尔慌乱地抓起手边的果汁,来不及转开的视线和正巧回过身的泰隆缠绕在一起,融化在身后的音乐中。
                                 

  Hey, I just met you,
  嘿,我刚才遇见了你
  and this is crazy,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but here's my number
  对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so call me, maybe?
  或许可以给我打电话吧?
            
                    
  泰隆惊讶极了,同时发现伊泽瑞尔也露出了惊喜的神情,睁大了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露出一个惊心动魄的灿烂笑容,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It's hard to look right at you baby
  宝贝,你的眼睛迷人至极
  but here's my number
  对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so call me, maybe?
  或许可以给我打电话吧?


  泰隆一步步接近,最终在伊泽瑞尔旁边坐下。这个金发的漂亮少年始终紧盯着他,泰隆焦虑的几乎窒息,他想让伊泽瑞尔知道他的双眼多么缤纷,多么适合承载宇宙,多么擅长撼动人心。
 
  Before you came into my life
  你走进我的生活之前
  I missed you so bad
  我总是非常想念你
  And you should know that
  你应该知道吧
  I missed you so, so bad
  我非常非常地想念你
  

  
          
  “我喜欢你的嗓音,”伊泽瑞尔忽然开口,干巴巴的嗓音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很美,我是说刚刚合作的歌曲...我猜你肯定喜欢巴赫?”
                                 
  泰隆点头,让笑意弥漫在每个细胞中“没错,我曾经深入研究过他,我也很喜欢德彪西的谱曲风格。”
                                    
  气氛顿时热络起来,他们讨论着自己喜欢的作曲家,不断拉近着距离。伊泽瑞尔思维敏捷,而泰隆涉猎广泛,总能不断挑起新的话题。
                                  
  他们一路聊到僻静的花园广场,从文艺复兴到浪漫主义,伊泽瑞尔不仅和他的喜好惊人的一致,对于任何音乐的时代也有独到的见解,他们分析着现代舞曲,对比古典音乐,小声又倨傲地嘲笑流行偶像,时不时同时大笑起来。
                                 
  泰隆从没有这样快活过,他欣赏着讨论时伊泽瑞尔神采飞扬的模样,和偶尔伸出舌尖舔几下嘴唇的纯真神态。
                                     
  真是见鬼,他从不知道忍住亲吻一个人的欲望会这么艰难,在此之前他喜欢的一直是身材火爆,发色偏深的拉丁美女,但现在,他只觉得面前漂亮的金发少年值得千千万万个吻。

                                
  “我该回去了,”夜幕终于降临,伊泽瑞尔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恋恋不舍地止住话头,湛蓝的眼睛里闪烁着无辜的光“今天真是愉快,谢谢你。”
                               
  泰隆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任由舌头僵死在口腔中,他挥手道别,看着伊泽瑞尔转身,准备走开。
                               
  那是个学生,泰隆在心中厉声重复,永远不要和自己的学生产生不必要的联系,教训已经赤裸裸地摆在眼前,难道你想成为第二个杜.克卡奥?
                           
  “嘿,我知道这很突兀。”已经走远的伊泽瑞尔忽然回头,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抉择,认真地跑回来看着泰隆“但是今天我们的讨论真是太棒了,所以或许有空我们可以出来喝一杯...这是我的电话。”
                            
  泰隆脑中一片空白,他接过小纸片,甚至忘记了说谢谢。伊泽瑞尔看上去尴尬极了,低声嘟囔了几句转头快步跑开,几乎像是落荒而逃。
                               
  他知道这个决定蠢透了,但是对方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对他感兴趣的人,可他做不到拱手相让,也许年轻男人永远不会打过来,也许...天啊,他甚至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他们在一起时有太多的事情值得讨论,名字甚至变成了最不重要的部分。
                                  
  他的手机响了。
                                 
  陌生的号码发来了一条信息,伊泽瑞尔默念几遍,忽然停下脚步,他兴奋地几乎随时能起飞,蹦蹦跳跳地向租住的公寓楼前进。
                                
  “难以置信,聊了这么多后我还是不知道你的名字。其实见到你后,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恰好它和Villagers 乐队2016年专辑的名字是一样的:) ”
                               
  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伊泽瑞尔飞奔起来,在风中不断欢呼雀跃。

                           

  愚蠢的凡人们,你们能做到吗!

                                 
p.s  2016年Villagers 乐队专辑名

“Where Have You Been All My Life?”
 我为何现在才遇见你?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