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Aria da capo e fine(ez中心,主烬E,少量刀E)

lo主表示要准备专业四级考试了,六月十二号之前不能分心,之后又是万恶的期末考试,暑假期间又得实习。虽然更新计划会受到影响,但只要有时间就会继续写下去,请大家耐心等待~


3.游戏开场


  蔚展开报纸,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心不在焉地揉捏太阳穴。
                          
  她面前的小黑板上贴满了照片,还有一张布满记号的地图,这个月内已经发生了三起恶性碎尸案,而他们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这感觉就像是卡达.烬回归人世,他最擅长用无可揣测的方式挑选猎物,以恐惧为画布,鲜血为颜料,涂抹出自己的艺术。现在的烬已经没必要走出监狱,恶魔的阴影笼罩在每个角落,他只需要在黑暗中聆听死者们的哭喊凝。
                                 
  即便每个人都清楚这些案件和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没有探员能从烬身上挖掘出有利的情报。他无声地嘲笑着所有试图探索真相的可怜虫,怜悯而冷酷地任由惨剧继续发生。

                         
  “情况怎么样?”凯特琳从外面走进来,将手中的皮包放在桌面上,撑着腰喝了一大口黑咖啡,皱起眉紧盯着看起来杂乱无章的地图。
                            
  “没有进展,我们的杀人犯先生也没有任何收手的打算。”蔚强迫自己吞了颗布洛芬*,黑眼圈似乎更明显了些“不过——”
                              
  她有些迟疑,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烬,当然谁也猜不到他的心思,但我们派去的探员都提到他似乎有和你见面的意向,你怎么打算?”
                             
  凯特琳放下手中的杯子,表情变得有些莫测。她的内心忽然升起了一副非常模糊的画面,凯特琳知道会有这天到来,但她不愿去想象烬的企图。
                             
  “嘿,凯特,”蔚将手搭在凯特琳的肩上,表情吓人的严肃“我们不能把伊泽瑞尔推回火坑,对不对?他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所以他有理由置身事外。”
                              
  凯特琳没有回答,她盯了蔚好一会儿,转开视线“是啊,你说的没错。”  
                             
  “不过今天下午,我会先和烬亲自谈谈的。”
                             
*********************************************
                                       
  和伊泽瑞尔相同,凯特琳也很不喜欢巴尔的摩。这是她出任FBI高级职务以来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她甚至可以闻到空气中的死亡与疯狂。
                               
  大门打开的瞬间,她看到烬倚着墙壁,向她微微欠身。
                           
  “老实说,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绅士。”凯特琳收紧自己的手套,无视了面前的折叠椅。
                           
  “老实说,我不反对你拒绝放松自己。办公室的职位太容易让人疲倦,或许你应该多尝试亲临犯罪现场。”烬的语气很温柔,他直视凯特琳,冷冰冰的目光里掺杂着纯粹的恶意。
                               
  凯特琳并没有退却,相反她前进几步,恰巧踏过了地面上划出的安全线。
                               
  随后她抬头,迎面对上烬的双眼。
                            
  “经过上次伊泽瑞尔的事件,我很惊讶你没有任何改变。你不想跟我谈谈吗?”
                            
  “我为什么需要在意他人的生死?”烬压低了嗓音“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你信奉上帝吗,凯特琳?“
                               
  她望着烬,忽然有些迟疑“我是很传统的基督徒。”
                          
  “但你是否真的相信神,你的上帝?”
                                
  “我宁愿相信自己,上帝的爱在我眼里等同于残忍,但是没错,我信奉上帝。”
                             
  烬定定地看着她,那个瞬间凯特琳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她冒险地选择了示弱,而已经来到了最艰难的部分——烬正在做出选择,是否需要对这个暗示做出回应。
                                 
  他的表情忽然变了。
                                 
  烬缓缓向前挪动着步子,来到了落地的玻璃屏障前,压低了嗓音————
                           
  凯特琳抖动着睫毛,说不清内心是激动还是恐惧。她对着烬轻微点头,交换了一个眼神,转身离开了房间。
                                        
  *******************************************
                                     
  第四具尸体出现在一周后。
                                
  那是个雨天,气温低的出奇,凌晨时伊泽瑞尔再度从噩梦中惊醒,溺亡的错觉让他几乎痉挛,他挣扎着坐起,恰好摸到了枕头边正在震动的手机。
                                
  他看了一眼屏幕,顿时屏住了呼吸。
                               
  凯特琳在短信中简单说明了情况,并且提醒附件里的东西可以选择直接删除。伊泽瑞尔知道自己不应该点开犯罪现场的照片,但他根本无法控制颤抖的指尖。
                             
  这次被害的是名女性。尸体被切割的整整齐齐,抛弃在中心广场的草坪上,因为大雨,尸体上沾满了泥点和污秽。
                                 
  他再也无法入眠,抓起外套乱糟糟地冲出门,花了半个小时才打到车赶到犯罪现场。
                                   
  凯特琳站在封闭线外,似乎知道他会来。她将手中的黑色雨伞递给浑身湿透的伊泽瑞尔,却被拒绝了。
                                    
  封闭线内支离破碎的尸体正在等待着他,伊泽瑞尔忽然感到眼前恍惚起来。他看到自己面前燃起了大火,圣光之下有只顶着山羊角的怪物缓缓抬起头,发出难以明说的悦耳长啸。
                               
  随后它低下身子,蛇一般盘踞到伊泽瑞尔的身边,吐出血红的信子轻轻擦过他的嘴唇。
                                 
  幻觉消失在大雨中,伊泽瑞尔忍住呕吐的欲望,低头仔细观察破碎的尸体。和之前的死者相比,这具女尸被肢解的非常细致,然而她的身体躯干都被丢在一边,脏器却扔在另一头。
                              
  似乎有法医走到他身边,想要汇报情况,但是伊泽瑞尔摆了摆手示意他走开,在草坪边蹲下身,不断调整急促的呼吸。
                              
  “你还好吗?”凯特琳来到了他身边,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似乎随时都能吐出来。她将伞撑在伊泽瑞尔头顶,强迫他接受了一杯热咖啡。
                               
  “是我的错,”伊泽瑞尔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从咖啡中获取了些力量,将金发捋到脑后。
                               
  “我不能再逃避,”他打起精神,捏紧手的纸杯“这个凶手才刚刚开始屠杀,和之前相比他认识这个遇害的女人,没错,这个受害者就是我们的切入点。”
                              
  “如果你确定选择加入,”凯特琳依旧保持着冷静“我承认我很高兴,但是我必须告诉你,这不会好受的。”
                                  
  伊泽瑞尔转头,又陷入了恍惚,他再次看到了那只奇异的怪兽,它正趴在自己脚边,冰冷的犄角顶着他的手,似乎在渴求抚摸,碧绿色的双眼死死锁在他的身上,转眼顿时消失不见。
                                
  “我知道,”伊泽瑞尔扶着额头,几乎能感到那只怪兽的蛇信在耳边作响“可是我还有选择吗?我不能坐视别人死去,天啊,这些变态!”
                                 
  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而且现在的他别无办法。
                              
  “凯特琳,”伊泽瑞尔盯着泥泞中的尸体,声音飘散在雨中“请尽快为我安排一下和卡达.烬的见面吧。”
                               
  他听到了,这个瞬间伊泽瑞尔真真切切听到了那只怪物呼吸的声音,近在咫尺,像是有人对着他的耳廓呢喃。
                            
  “神知道你们吃那果子的时候,你们的眼睛就开了;你们会像神一样,能知道善恶。*”



p.s  本篇涉及少量圣经内容,*出自《希伯来书》 1:9 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
Thou hast loved righteousness, and hated iniquity; therefore God, even thy God, hath anointed thee with the oil of gladness above thy fellows.
*出自《创世纪》神知道你们吃那果子的时候,你们的眼睛就开了;你们会像神一样,能知道善恶 

For God doth know that in the day ye eat thereof, then your eyes shall be opened, and ye shall be as gods, knowing good and evil.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