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欲盖弥彰(劫e中心,部分刀e,其他CP提及)

本文中心CP 劫x伊泽瑞尔

最近没有构思旧坑的剧情,因为一直对劫很有兴趣临时开坑,个人对他的解读会通过后续故事逐渐展现。文中掺杂了部分私设,如有需要,我会在评论中详细说明。

目前预想剧情中后期会出现喜闻乐见(泥垢)的小黑屋情节,之前我会尽力把握描写的角度和细节,避免OOC影响看文体验。

最后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只属于拳头爸爸,感谢拳头为我们带来这么多精彩的人物和故事。

                         

1.劫                            

  “他一直在看你,真奇怪,你们有过交集?”

                       

  艾瑞莉娅皱起眉,看起来非常厌恶正在讨论的话题。她向着中路的方向看去,顿了顿,表情吓人的严肃。

                         

  “谁在看我?”伊泽瑞尔漫不经心地补兵,偶尔叹息几声,盘算着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峡谷。

                      

  如果不是杰斯的实验室出了问题,那位可怜的老朋友亲自跑来心急火燎地请求他临时顶替自己,前往召唤师峡谷作战,探险家根本不会出现在危机四伏的上路。

                       

  更凄凉的是,他,一个脆弱的射手,竟然必须单枪匹马和等级经验都超前不少的艾欧尼亚护卫队长对抗,这是多么可悲的画面。

                        

  “你从没有发现过吗?”艾瑞莉娅忍不住放下巨剑,惊讶地看着伊泽瑞尔“劫,就是那个均衡教派的叛徒,他似乎很留意你的动向。自从你刚刚出现在上路,他的注意力就忽然转向了这里。”

                           

  伊泽瑞尔茫然极了,一时间居然忘记了补兵“我,我不理解...我跟他从没有接触过,更不要提聊天或者打招呼,为什么又...为什么会注意我?”

                      

  被影流之主盯上无异于噩耗,自从劫加入了联盟,经常走中路和下路的英雄们都多少领教过他的恐怖。伊泽瑞尔虽然偶尔才会前往正义之地,但也听说了不少传闻。

                         

  这个均衡教派的叛徒从不会隐藏自己对杀戮的渴望,他迷恋凶残激烈的进攻,冷血迅猛的追击,只有在终结敌人时才会发出低沉从容的笑声。

                            

  真是糟透了,为什么每次都是麻烦先找上门。伊泽瑞尔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本属于红方阵营的艾瑞莉娅顿时对他充满了同情,伸手抚摸探险家蓬松柔软的金发,像是在安抚一只体弱多病又性情温和的小动物。

                         

  “不要怕,”她的声音中有种坚定的力量“和影流之主保持距离,如果峡谷之外他想要伤害你,至少得先过我这关。”   

                       

*********************************

                          

  亚索收回长剑,眯起眼,心中升起无法熄灭的疑惑。

                         

  他和劫称不上互相了解,但对线那么多次,至少对这个忍者的战术算是有些认识。劫乐于创造,或者把握所有机会击杀任何对手,今天却允许上路稳健发育,这种情况从没有发生过,实在匪夷所思。

                            

  难道是认为那个成天笑嘻嘻的小家伙不值得出手?不,这太荒谬了,影流之主怎么可能怜悯弱小的对手,亚索暗自琢磨着,顺便撤回塔下回城。

                         

  刚刚混乱的团战没有爆发人头,但他们显然更具优势,状态还算不错的伊泽瑞尔最擅长整理残局,已经兴冲冲地开始了追击,薇恩也正在赶来的路上。

                        

  亚索舒了口气,喝了口随身携带的烈酒,看着伊泽瑞尔向河道跑去。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但已经太迟了,紧张的表情瞬间凝固在亚索俊朗的脸庞上,呼喊刚刚出口就被回城的空间吞没,转眼降落在泉水中。

                         

  伊泽瑞尔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疾风剑豪的声音,他回头看了看,蓦地感到一阵凉意正顺着他的后背上爬,强烈的不安盘踞在胸口,让他停住了脚步。

                         

  这里的战争迷雾限制了太多视野,如果有人暗算,就算是灵活的探险家也根本无法逃生。

                        

  伊泽瑞尔有些犹豫,不过想到红色方的英雄们已经普遍状态不佳——他顿时放松了许多,毕竟以他的实力和状态对抗残血当然不成问题,于是加快脚步跃入野区。

                       

  就在转角的瞬间,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让他浑身一震,赫然发现草丛中竟藏着暗影。

                      

  不好!

                     

  伊泽瑞尔猛地拉开距离,惊恐在大脑中飞速炸开,他的反应已经称得上迅速,但对面的人更快!

                       

  几道暗影闪过,劫闪身过来死死钳住了他的双臂,微一用力就将他拖进草丛,重重撞在半腰高的石墙上,袖剑的银光直冲向探险家脆弱的喉咙。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伊泽瑞尔只来得及发出声惊呼,下意识抓住行凶者强壮的手臂,目光对上一张幽暗的面具。

                        

  劫猛地顿住攻势,立刻翻转袖剑,转而用剑背抵住伊泽瑞尔的咽喉,手指顺着赤裸的脆弱脖颈微微下滑,忽然捏紧,很快又放松。

                        

  “离开,或者死在这里。”              

  伊泽瑞尔能听到劫沉重混乱的呼吸,这个忍者明显已经疲惫不堪,浑身都是伤痕,但他说出这句话的样子依旧从容不迫,仿佛随时都可以继续进行屠杀。

                          

  腰间忽然被推了一把,本已经做好死亡准备的探险家莫名被劫放过,惊魂未定,忍不住退后好几步,跟着奥术蹁跹和闪现拉开惊人的距离。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心脏正咚咚作响,撞击的他胸口发痛,冷汗也浸透了衬衣。

                          

  伊泽瑞尔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他曾经独自探寻过瓦罗兰大陆上最危险的地带,直面过无数次困境和死亡,然而没有哪次经历像今天这样可怕。

                          

  那不是死亡,而是毁灭,是绝望,是恶魔才能带来的东西。

                        

  “怎么不追了?”薇恩掠过身边,似乎有些疑惑,跟着闪现抬起弩箭刺中不远处的劫。

                        

  “薇恩!不要过去!“伊泽瑞尔失声大吼,但劫已经回身。

                      

  他根本没有看清劫的动作,只能捕捉到几个影子,下一秒薇恩发出声惊叫,失去生命的躯体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劫回头看了看惊惧的伊泽瑞尔,心中一动,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回撤几步,消失在暗影之中。

                     

*********************************

                       

  迦娜忧心忡忡地盯着伊泽瑞尔,在他面前挥了挥手,忍不住叹息。

                           

  探险家似乎是真的被劫吓坏了,过了半晌,才慢慢反应过来。

                         

  团战中失神是相当严重的失误,但他们都能理解伊泽瑞尔,劫似乎是不满于刚刚没能杀死侥幸逃脱的探险家,一直不断利用影子冲入阵型,直冲着他袭来,虽然并没有真正攻击,但已经足够让人心惊胆战。

                         

  “不必太过恐惧。”亚索拍了拍伊泽瑞尔的头发,似乎很满意手感,于是在他头顶摩挲起来“第一次遇上劫,被吓到也是难免。”

                           

  “这有什么可怕,”薇恩敲着他的脑门,忍不住笑起来“刚刚追击中被瞬杀的是我,他每次切进来杀的也是我,你慌什么?”

                           

  “是啊,”蔚整理着拳套,漫不经心地说“好了皮城小公主,劫如果真的敢靠近,就让我先打一拳。”

                        

  伊泽瑞尔终于长长舒了口气,他感激地看着同伴们,终于平静下来。

                        

  就算恐惧,他也必须完成作战,至少他不能辜负杰斯的请求,更何况如果他的老朋友在这里,肯定也不会临阵退缩。

                         

  在队友们的保护下,伊泽瑞尔终于完成了输出,他看着劫利用影子撤回几步,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小题大做,影流之主固然可怕,本质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类。

                        

  他和亚索整理着兵线,忽然眼前一闪,几个手里剑冲着他们飞来。

                      

  大概是劫想要补兵?伊泽瑞尔看到暗器飞行的方向,于是并没有急着闪开,反而是亚索下意识借着兵线飞身过来,放出一道风墙挡在他的面前。

                     

  这个行为不知为何却深深激怒了正准备离开的劫,他长身暴起,亚索一把推开身后的伊泽瑞尔,和劫陷入了缠斗。

                         

  飞舞的旋风,游转的影子,一时间令人眼花缭乱。劫虽然攻势迅猛,却不至于失去理智,看到状态良好的迦娜已经前来支援亚索,立刻按下暴虐的情绪,迅速脱离战场。

                       

  “啧,忍者,我讨厌那些家伙。”亚索也受了伤,所幸并不严重,正站在迦娜的和风守护中接受治疗,他牵住迦娜的手低声道谢,转头对匆忙赶过来的伊泽瑞尔玩笑道“那几个暗器虽然打不到你,但我不过是放了风墙,那个忍者居然大发雷霆,依我看,影流之主八成是喜欢你。”

                        

  出乎意料的是,伊泽瑞尔完全没有被这番话逗乐,反而脸色煞白地盯着他,嘴唇颤抖起来。

                        

  糟了,亚索心中一颤,忍不住放下手中的长剑,预感到暴风雨的到来。

                      

  “其实从几个月前开始,"伊泽瑞尔终于开口,看上去异常的恐慌,小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已经有很多人告诫我小心行事,因为影流之主非常关注我的动向,但我始终没有放在心上。“

                           

  “所以你刚刚说的,应该不会是真的吧?”

评论(2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