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人人都爱Ezreal(伊泽瑞尔中心,主刀E,各种CP提及)

2、弗雷尔卓德

                        

  黑色气流不断拍打着构造紧密的飞空船,剧烈的呼啸吞没了船体痛苦尖利的哀嚎,到处都在崩塌、破裂、分崩离析,与风暴深渊相比,这艘祖安与皮城的科技结晶顶多是一只被正在被粉碎的蝼蚁。

                             

  他们距离风暴深渊的边缘还有一段距离,但浮空船已经无法支撑下去,钢板和各种材料被强行掀起卷入气流,瞬间变成碎屑。

                          

  船舱的抖动的越发剧烈,卢锡安依靠着柱子才能稳住自己,双眼因为不断涌进的狂风噙满刺痛的泪水。

                           

  他用尽全力搜寻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伊泽瑞尔就在旁边坐着,但姿势僵硬极了,只有左手微微抬起似乎在揉捏着什么,嘴唇小幅度翕合着,像是念念有词。

                       

  就在此时,他们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无法辨别来源的巨响,随着猛地袭来一记凶猛地撞击!飞空船像是被拖住尾巴甩向天空,在无助地挣扎中发出凄厉的轰鸣。

                            

  ”还有两分钟,准确地说还有154 秒,这之后我们会接近边缘,被高速的风压切碎。“伊泽瑞尔将贴在舱底的右手收起,试探着站起身活动手腕。

                       

  卢锡安顿了顿,立刻明白了之前探险家一动不动是为了通过舱底的震颤推测与风暴深渊的距离,并且终于通过某个信号完成了计算。

                        

  “伊泽,”艾克从不远处探出头,努力保持平衡“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开始吧!”

                     

  探险家深吸一口气,在颠簸中猛冲几步鱼跃出去,就地翻滚几圈,借着惯性撞开杂物,向能源室飞速滑去。

                       

  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伊泽瑞尔在心中怒骂几句,随即弓起身体让自己硬生生撞上支撑台,强行停止移动。

                            

  火辣辣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他咬着牙,眼前近乎发黑,一时间居然喘不上气,完全没有发现艾克正在冲他大喊,只有整个后背在燃烧。

                    

  他只就地缓了几秒,随后向艾克摆了摆手,尝试了几次终于将自己拽起身,回头吃力地走向承载飞空船能量的保护器。悬浮在白色平台上的能源石隐隐发亮,闪烁着温和的光芒。

                          

  伊泽瑞尔不再犹豫,伸出手握住能源石,将它一点点挪出中心力场,放进掌心。

                          

  浮空船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惨叫,风暴的嘶吼和崩塌响彻云霄,震耳欲聋。

                            

  翻天覆地的混乱中,伊泽瑞尔伸长指尖将手套上的奥术宝石缓缓推入力场,英俊的脸庞像是被冰霜覆盖,看不到任何情绪。

                   

  艾克屏住呼吸,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偶像身上,他忽然感到一阵无法抵抗的软弱,膝盖甚至有些发软,只能静静盯着伊泽瑞尔将最后的生存希望归位。

                      

  一道金光倏然闪过,奥术力量正在向浮空船的每个角落蔓延,不断迸发的光芒正在环绕整个浮空船,层层包裹————

                      

  “准备撞击!艾克,告诉卢锡安距离边缘还有十秒!”

                          

  伊泽瑞尔大声吼着,将自己抵在能源台旁,伸长符文手套与奥术宝石开始对接。

                         

  来吧,他在心中默念,如果无法重生,那就直面最后一刻的到来。

                         

  “5”

                       

  浮空船停止了挣扎,风压在它身上留下深可见骨的伤痕。

                          

  “4”

                          

  周围的一切都在支离破碎,万丈高空之上,这艘曾经名声大噪的天空霸主走向了终结。

                          

  “3”

                        

  艾克抓紧身边直通船舷的锁链,凶猛的气流让他不能呼吸,不断被扑面而来的碎屑划伤面颊。但无论情况多么可怕,他的偶像总能搞定这些,艾克轻松地想,那可是天杀的伊泽瑞尔,有什么是探险家做不到的。

                         

  “2”

                        

  卢锡安闭着眼压抑沸腾的呕吐欲,嘴里泛起阵阵腥甜,虽然头晕目眩,他却清醒地认定自己会从这场浩劫中幸存。毕竟现在掌舵的是探险家,从没有

  “1!”

                          

  伊泽瑞尔喊出最后一个数字,绷紧身体发动力量!风压咆哮而来的同时浮空船应声消失,在金光中猛地瞬移到深渊的中心!

                           

  中心的巨大吸力捏紧了掌心的猎物,将它疯狂地撕扯进黑洞,浮空船在没有一丝光明的空间中东倒西歪,不断发出混乱的响声,像是被随意击打的皮球,狂风抽打扭曲着它的每寸皮肤,将它抛起又摔下,尽情地蹂躏。

                           

  但是这里的风压已经无法粉碎浮空船,就在震荡最激烈的瞬间,浮空船猛地冲破了空间,在骤亮中向地面飞快坠落!

                         

  皑皑白雪像是明镜般刺眼,艾克吐出口中的鲜血,忽然意识到他们正在弗雷尔卓德的高空。他抓着锁链,完全看不到周围的情况,被撞断的肋骨还在隐隐作痛,卢锡安在哪里,伊泽瑞尔有没有从能源室逃出来,问题太多。能做到的事情太少,而且现在他根本不能松手。

                          

  “艾克!”他听到有人在哑着嗓子大喊,卢锡安灰头土脸地抓着锁链靠过来”飞空船,伊泽瑞尔肯定在控制室!这艘船...在逐渐平稳!“

                          

  对啊,艾克浑身一震,这才意识到船体正在发生微妙的倾斜,虽然仍在坠落,但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失控,勉强能让他们直起身体。

                       

  ”卢锡安先生,你留在这里!我有经验,可以帮助伊泽瑞尔!“他不顾肋骨的伤势,借着锁链爬到小驾驶舱,几乎付出骨折的代价才闯进去。

                         

  “伊泽瑞尔!”他惊喜地大叫起来,探险家看上去已经筋疲力尽,头也不回地摆摆手,伊泽瑞尔正利用奥术宝石的能量维持着浮空船的平衡。这个略显狭小的控制室实际也是逃生舱,一直处在备用状态,因为需要依靠能源运行所以在之前平静的旅行中从没有被作为驾驶舱开发,没想到今天能拯救他们的性命。

                          

  艾克告诫自己回去后必须亲自登门感谢设计师,向探险家挪过去,虽然浮空船已经破碎不堪,但这个控制室仍旧需要两个人共同运作。

                          

  ”嘿小子,“伊泽瑞尔微微别过头,”让卢锡安先生也进来,我需要你们两个都在这里帮忙。“

                      

  “没问题!”艾克毫不怀疑他的指令,踉踉跄跄地摸回船舷旁的锁链,和卢锡安互相搀扶着来到控制室。

                        

  他们刚刚进入舱内,却发现控制台上只留下了湛蓝的奥术宝石,伊泽瑞尔却不见踪影。艾克环视一圈,却发现原本打开的门已经降下,有刺眼的光线开始从外面渗入。

                         

  糟了!

                          

  艾克感到大脑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嗡嗡作响的厉害。他几步冲到门前,发现探险家正低着头调试负在手臂上的屏幕,身边是一个被外力撕裂、能看到外景的漏洞。

                          

  他在进行舱体分离程序,艾克反应过来,发出火龙般狂暴的咆哮。

                          

  “伊泽瑞尔,你这个混蛋!”他疯狂地砸着半透明的门“你疯了吗,快打开门!这里是唯一的逃生舱,你可以在里面设定狗娘养的分离程序啊!你他妈在想什么!”

                        

  探险家很平静,大半张脸庞已经被鲜血浸染,看到平时对外貌吹毛求疵的伊泽瑞尔毫不在意地抹掉眼角的血迹,艾克死死撑着喉咙,将涌上来的哽咽压下去。

                         

  “小子,”伊泽瑞尔打了个呵欠,像平时指导他作图一样露出漫不经心又灿烂惊人的笑容。

                             

  “弗雷尔卓德的地形太复杂,我得根据外面的情况判断什么时候分离逃生舱。保持奥术力量的稳定,这之后我估计不能再指导你了,以后遇到意外多思考,你以后也能成为一个伟大的探险家。”

                       

  他看到艾克脸上纵横的涕泪,忍不住叹了口气“行了小子,分别总是难免的,是时候说再见了。“

                           

  “艾克,我很为你骄傲,你是我最出色的助手,也是最好的朋友。”

                          

  他后退几步,再次探出头外面的地形,冲艾克和卢锡安挥了挥手,毫不犹豫地按下确定。

                          

  副控制室,准确地说是逃生舱,从飞空船像流星般弹出,在空中滑行,掉落进弗雷尔卓德厚实的雪层。

                       

  伊泽瑞尔舒了口气,知道卢锡安和艾克已经安全,便向高处爬去等待剩余的船体撞进冰湖。

                        

  死亡近在眼前,他却没有任何惊慌,反而有点轻松。

                      

  能够死而无憾,我的人生一片无悔。

                         

  然而船体上忽然多了片突如其来的阴影,临死之际伊泽瑞尔仍保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忍不住抬起头,迎着光看去——

                        

  “天啊,你这个蠢货!傻逼中的傻逼!”他火冒三丈,怒不可遏,气沉丹田,发出一声歇斯底里又气急败坏的尖叫。

                         

  “你他妈的怎么回来了?!”

                           

p.s  请不要误会,他们之间是很纯洁的师徒+损友关系。所以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到刀哥出场呢...【泪目.gif】我想写刀e,真的。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