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流言蜚语(刀e,小短篇,一发完)

弥补自己昨天更新中没有刀哥戏份的遗憾

刀e大法好!

文中伊泽瑞尔的形象请自行感受

OOC可能,但我不会认账

黑喂狗

  “人们总是喜欢交头接耳,致力于创造各种流言蜚语。”伊泽瑞尔漫不经心地补兵,声音中有几分不耐。

                    

  泰隆捏紧了手中的匕首,尽量舒展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肌肉,他听到了塔利亚急切的追问,这让他的心脏猛然收紧,呼吸也变得越来越细微。

                         

  ”哦塔利亚,我的确和刀锋之影有交集,他也经常在峡谷里帮助我,但这是原则问题——诺克萨斯人并不可爱,而且我讨厌他们。“伊泽瑞尔温和地解释着,语气俏皮极了,内容却不怎么让人愉快。

                    

  恕瑞玛的小麻雀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回头向被迷雾覆盖的草丛飞射出石穿,用惊人的速度布上撒石阵。

                       

  “谁在那里!”她厉声喊着,得意洋洋,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像是个实力强劲又沉稳敏锐的成年人。

                           

  但是当她看到阴影中渐渐走出的人影,塔利亚咳了一声,险些呛住,只能将视线随便投在其他地方。

                           

  刀锋之影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他听到了刚刚的对话,哦那可真是...真是异常的尴尬。塔利亚回头看向伊泽瑞尔,发现探险家已经来到旁边,微微抬起头审视着他们面前散发着危险的沉默男人。

                          

  “啊,原来另一位主角在这里,”伊泽瑞尔挑起眉,有些挑衅地略微逼近“我们才提起你就见到了本尊,真巧。”

                         

  “关于那些流言蜚语,你知道现在人们在议论什么吗?他们居然觉得我和你是一对,真是难以置信。”伊泽瑞尔直视泰隆暗红色的双眼,罕见的抛弃微笑,换上了冷冰冰的表情。

                        

  塔利亚将自己尽量缩起来,被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搞得浑身哆嗦,随时准备好阻止惨剧发生。

                         

  “说长道短是人们唯一能做的事情,“泰隆干涩地回答,心脏像悬崖边的巨石,摇摇欲坠”尝试忽略它。“

                         

  “我试过,但他们不肯停下聒噪,原句如下’哦伊泽瑞尔,你没有发现你总是和刀锋之影站的很近吗’,‘嘿伊泽瑞尔,为什么你总是在克卡奥家族的家臣面前笑得花枝乱颤’,‘天啊伊泽瑞尔,中路的那位刺客好像总是在和你对视,他是你的男朋友吗?‘坦诚布公的讲,我也想不通和你扯上关系的原因。“

                           

  探险家分别拿捏出凯瑟琳、拉克丝、索拉卡的声线和动作,他虽然脸庞精致但毕竟是个男性,模仿的过于惟妙惟肖,反而显得格外滑稽。

                          

  年少无知的塔利亚忍俊不禁,几乎笑出声,下一秒却立刻收住表情,泰隆的眼神匕首般划过她的五官,他的脸色难看极了,像是个被人当街狠抽耳光但只能忍气吞声的可怜蛋。

                          

  塔利亚对诺克萨斯人没什么好感,现在却对泰隆充满了同情,她能看出刀锋之影表情下隐藏的痛苦和炽热(其实纯粹是出于少女的直觉),可惜伊泽瑞尔完全没有发现被他嘲讽的刺客内心深处的情感。

                         

  “你肯定有提议,”泰隆的嗓音已经沙哑,双手紧攥成拳,仍旧冷傲无比的挺直脊背,看上去执拗且孤注一掷“皮城的探险家永远有好主意,不是吗?”

                        

  “事实上,我的确有个主意。”伊泽瑞尔继续逼近,顺便放大脸上的讽刺。

                          

  “大众总是无聊的,我不反对给他们一些话题,以后我们可以在他们面前多谈论些东西。这多新鲜啊,探险家和刀锋之影居然相谈甚欢,人们会发疯的。“

                        

  “你想谈些什么?”泰隆看到伊泽瑞尔脸上的戏谑忽然绽放,生长出狡猾的微笑,像是只过于美丽的小狐狸————

                      

 

  “谈情说爱怎么样?”

                         

  然后他伸出双臂环住刺客的脖颈,小声骂了句傻瓜,转头向他们身边目瞪口呆的塔利亚扬起眉。

                        

  “小姑娘,”伊泽瑞尔完全抑制不住炫耀,尾巴几乎翘到天上去“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刀锋之影是不是我的男朋友,当然了,他当然是我的恋人,虽然诺克萨斯是个鬼地方,而且只盛产没有亮点的好战分子,他却是里面最可爱的一个。“

                               

  “现在,介于你未成年的身份,或许应该回避一下?”

                           

  塔利亚终于尖叫起来,冲上石墙飞驰而去,狂跳的心脏说不上是因为惊恐,还是莫名的兴奋。

                         

  伊泽瑞尔看着她远去,撇了撇唇角,忽然感到腰间正在被人收紧。

                       

  “该办正事了。”泰隆在他耳边低低地说,噙住了眼前的双唇。

                       

  “这是我们公布关系后的第一吻,”伊泽瑞尔喘息着,紧紧攀附住泰隆结实的肩膀“见鬼,感觉真是好的出奇。“

                        

  “你不仅淘气,还很疯狂。”泰隆亲吻着他,眼眸中有闪烁的笑意“你惹上麻烦了,可怜的小东西。”

                      

  金发的探险家大笑起来,开始褪下手套,带着防风镜一起丢在地上,伸出舌尖舔舐嘴唇。

                     

  “疯狂?我的疯狂才展示不到万分之一,就现在,泰隆,我想要被你从里到外填满。“

                      

  于是他们在草丛中大汗淋漓,乐此不疲,在激烈的性爱中深深接吻,互相留下暧昧的痕迹,沉醉于天堂般的高潮。

               

  偶尔的偶尔,流言蜚语也不完全是坏事。

                         

  

事后烟的小剧场:

  “我知道你在偷听,”伊泽瑞尔枕在泰隆的胳膊上,懒洋洋地伸手在空中胡乱涂写“所以想故意吓唬你。”

                     

  “效果很惊人。”泰隆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语气深处蕴藏着不容察觉的满足和温柔“为什么能感受到我的存在?”

                      

  伊泽瑞尔抓住泰隆的手,他笑的太剧烈,湛蓝色双眸甚至泛出了泪花,浑身都在颤抖,上气不接下气地面向天空放声高唱——

                     

'Cause your love creeps slow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因为你的爱如窃贼般在黑夜爬行
You take my breath and you hold it inside
你拿走我的呼吸,收于心底
You creep slow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你如窃贼般在黑夜中随我而行
You take my breath and you hold it inside
你拿走我的呼吸,收于心底

                      

  泰隆在歌声中反手握住伊泽瑞尔的五指,牵着他在空中缓缓划动,勾勒出一个虚无缥缈的桃心。

                       

  然后他们缠绵,在温存中一次次接吻。

                      

  一而再,再而三。

                     

  三而没有竭。

p.s  希望这次的小ez给大家带来耳目一新感觉,其实相比刀哥,ez反而是感情中更为开放直接的人,甚至有点近似危险的小疯狂,而泰隆更容易通过行为说明自己的想法,相对比较内敛(其实就是闷骚)。

最后,不是我不想开车,说好的小短篇写了好几个小时已经够让人伤心了,下次老司机再带你们飞个爽快。

以上,望食用愉快。我们几天后再见。

                     

 

评论(6)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