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再会

  “你好像是个用刀的高手。“

                    

  马库斯.杜.克卡奥眯起眼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森林中的影子,问话的似乎是个年轻人。

                     

  “这方面我只听说过卡特琳娜,你知道她吗?”

                      

  马库斯点头,树荫中的年轻人终于试探着前进几步,隐约露出了身形,但脸庞仍旧隐藏在阴影里。

                           

  “你的头发在阳光下会泛出红色,我猜你是诺克萨斯人?”

                      

  他几乎被这种天真的语气迷住了,说话的人应该是个少年,嗓音中充满了从未沾染过欲望的青涩,和清澈的羞怯。

                        

  “如果你走近点,”马库斯低低地说“我会带你去附近的湖泊看看。”

                           

  对方在犹豫,那颗年轻的心脏正在渴望和恐惧之间彷徨,他曾经在幼时引诱笼中的小兽逃进森林,他知道那只漂亮又危险的小家伙会接受诱惑,现在似乎是在重新上演那一刻的故事。

                      

  但忽然之间,他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那灿烂的金发,湛蓝的眼睛,生机盎然又拘谨的神情反而在引诱他不自觉地前进,向面前年轻美好的生命伸出手。

                            

  “你想带我去什么地方?”

                       

  少年有些惊奇,不过并没有拒绝马库斯的帮助。他扶住男人的手掌从高处跳下来,毫不吝啬地露出笑容。

                       

  于是马库斯提议去飞鸟湖看看,并且承诺那里美的惊人。少年立刻兴奋地答应下来,激动地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他们穿过森林,翻过山丘,最终驻足在湖泊旁边。

                       

  “这附近为什么有白色的沙子?”少年嘟囔着问,忽然大叫一声,抛下他向着湖岸跑去。
                                           

       
     那些白色的沙子在瞬间纷纷化作飞鸟,拍打着翅膀从他身边飞起,远远看去像是掀起的浪花。

       “如果你想和这些白鹭亲近,应该保持不动。”马库斯忍不住提示“他们会喜欢你的。”
                         

  少年立刻停下了脚步,那些白鹭围绕着他,有几只甚至大着胆子飞落下来,停在张开的手臂上。

                        

  不远处的湖水波光粼粼,风声窸窣,空气中是野花的芬芳。

                     

  这个少年很美,也许是他漂亮的外表赞颂了青春,也可能是他的青春升华了外表。

                        

  什么是美?

                    

  关于的美的回答似乎永远不会有定论。

        但能够招致丑陋的必然是肮脏,而最单纯的肮脏,必然是衰老。

                          

  我没有衰老,马库斯想,我只是在为即将做出的决定担忧,但我绝对没有犹豫或者恐惧。

                        

  “先生,你在担心什么吗?”

                       

  少年从湖泊中走上来,在他面前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克卡奥将军从思绪中苏醒,盯着那张稚嫩的脸蛋看了片刻“也许,我很快就要和这个世界永别了。”

                          

  “你生病了吗?”少年睁大了眼睛,变得焦急起来“还是受伤了?或者是有什么人要追杀你?”

                    

  “不,”马库斯叹息“这是必要的选择。”

                       

  没有人理解这句话,也没有理解的必要。他们注视着彼此,陷入了某种微妙的沉默。

                      

  他无法理解马库斯的想法,但他意识到自己无法改变这个人的选择。

                         

  “我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探险家,”金发少年低下头,搅紧手指“如果有天我变得过于苍老,就会向最高的雪山走去,让风雪成为我的墓地。但也许我会舍不得美丽的景色,最终死在温暖的湖水中。”

                          

  “先生,如果再也不能看到美丽的景色,你会害怕吗?”

                        

  “当然会。”马库斯喃喃地说。

                     

  承认恐惧的这一刻,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之前折磨着他的不安烟消云散,眼前浮现出的只有卡特琳娜和卡西的模样,还有那位忠心耿耿的养子。

                        

  他从未看得像现在这样清楚,也从未这样的平静过。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可能永远不会意识到对于生命的留恋,”他抚摸少年柔软的金发,心中怅然若失“你如此年轻,真好。”

                        

  “为什么要选择放弃?”少年失望地盯着他,哈,马库斯想,这个小家伙看上去比他这个陌生人还要难过。

                      

  他发现少年正在无声的哭泣,于是微笑起来,情不自禁地拥抱了他。

                      

  这感觉就像是在拥抱生命本身。

                     

  “有天你会明白这个世界上除了活着,还有值得你奉献生命的事情。”马库斯像抚慰孩童般轻轻拍打少年的脊背,这是至今他仅存的温柔。

                         

  “我虽然生于平凡,但最终只会在骄傲中死去。”

                    

  少年慢慢稳定了呼吸,抬起脸认真地盯着他,眼神中流露出讶异和钦佩。

                        

  “你可以叫我伊泽瑞尔,”金发少年严肃地说“虽然我不喜欢诺克萨斯人,但我没有见过比你更伟大的英雄,”

                       

  克卡奥将军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他已经变回了平日里严肃的贵族。

                          

  “谢谢你,孩子,你让我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他这样说着,将贴身的家族徽章从脖颈上取下来,放在伊泽瑞尔的手上。

                        

  “如果能够回来,我一定会来找你。”

                       

  很久以前,他在神父面前驳斥了关于上帝的说法。他成长于诺克萨斯,过早丧父,又没有体会过母爱,成长于残酷和混乱的战场,所以他不相信神会对人类有所怜悯。

                     

  但命运是如此有趣,他本以为自己坚定,却不知道在死亡面前自己像是普通人一样惊慌失措,那颗强韧的心让他拒绝了这种软弱,自欺欺人地前进,直到在最彷徨时遇到这个少年。

         哪怕走到最高处,马库斯.杜.克卡奥仍旧是凡人。所以他接受自己的恐惧,也接受所有未知带来的无措。

         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为诺克萨斯献出生命。

                           

  于是他等待,坦然的等待,三天后,他收到了那封有黑色玫瑰印记的信函。

                        

  他告别哭泣的小女儿,留下了足够多的线索,向自己的终局一步步走去。

       
        再会了,伊泽瑞尔。

  
 
END

p.s  这篇脑洞的产物相对比较复杂,又是我在找工作中赶出来的作品。灵感来源于海牛电台中对于将军的描述 从卡西奥佩娅的League Judgement来看,杜克卡奥将军是一个非常有气魄的人,敢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有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在卡西奥佩娅哭求父亲不要出门时,杜克卡奥将军安慰了自己的小女儿,冷静地给她留下了线索,然后毅然出门。      这段描述深深打动了我,同时因为最近看了魂断威尼斯,于是忽然想到,将军这样的人如果在走向结局之前遇到了象征生命和青春的少年会怎么样?而伊泽瑞尔的勇敢善良恰巧符合我的标准,所以在这篇脑洞里,真正打动克卡奥将军的是伊泽瑞尔身上的生命力,那种只有青春才能带来的美感。于是他回首过去,最终平静地走向了结局  。

以上,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向各位同学,尤其是水厄同学抱歉,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会慢慢把坑补上的,谢谢各位的等待,我们之后再见。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