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花中姓名

原梗如图

   他似乎看到了那个诺克萨斯人。

                      

  已经是春天了,伊泽瑞尔想,上一次见到那个诺克萨斯人时好像是秋天的结尾,或者是冬天的开始。

                     

  无论是什么时候,他们似乎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彼此。

                      

  伊泽瑞尔决定对那个人说点什么。

                     

  “好久不见?”

                      

  不,太突兀了,也许那个人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

                       

  “嘿,还记得我吗?”

                       

  好像也不对,他们应该不熟悉彼此。

                    

  “也许你不相信,但是我觉得我认识你。”

                             

   还是有很多地方很奇怪,说不清的矛盾,伊泽瑞尔叼着刚刚摘下的花藤,忽然露出了一个模糊的笑容。

                      

  “我好像忘记了你是谁,但是我相信你认识我,也许我们能坐下来聊聊?”

                         

   这么说那个人应该能够理解,但诺克萨斯人通常不会有耐心。

                         

  对了 ,伊泽瑞尔丢下花藤,那个人看上去很冰冷,气质刀锋般凛冽,像顽石般坚硬顽固,应该是个刺客,刺客会对陌生人有兴趣吗?

                      

  不过我的确认识他,伊泽瑞尔想,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为什么我会认识他?

                         

  他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泰尔达?

                      

  泰提安?

                      

   该死,那个人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天煞的诺克萨斯人,”伊泽瑞尔恶狠狠地抱怨“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会觉得我认识你!”

                          

  也许我记得什么时候见过那个男人,伊泽瑞尔想起秋天的落叶,冬天的飞雪,春天的……

                            

  春天到底有什么值得人们期待的事?为什么让我如此欢欣鼓舞?

                          

   似乎一切都会在春天开花,发芽,那么心情也会开花吗?

                      

   伊泽瑞尔刮蹭着脸庞,他的手腕痒得近乎发烫,他低下头仔细抚摸那寸皮肤,想找出异常的地方。

                   

  慢慢向下, 他摸到了花枝,再向下,他摸到了荆棘,甚至摸到了香气。

                         

   啊,他的手腕上竟然开出了一朵玫瑰!

                       

   原来这就是玫瑰绽放时的感觉,它的心脏在跳动,那颗隐藏在丰富的纹路和层层叠叠的花瓣,被包裹其中的,脆弱又精致的心脏在跳动。

                    

    “扑通”

                          

    “扑通”

                     

  它在说话,一下,又一下,轻柔又坚韧,他随之滑动着笔尖,小心翼翼地记录这些字母。

    T

    A

    L

    O

    N

                             

   它静静地喘息,生命如风般流淌,飞快地凋谢并融化在空中。

                          

   他猛然站起,从窗台上一跃而下,向着那个诺克萨斯人跑过去。

                          

  “我认识你,”他在心中呐喊“或许你不认识我,但刚刚有朵玫瑰开在了我的手腕上,它告诉了我你的名字。你是泰隆,不要转过头,不要背过身,我知道你同样认识我,也许我疯了,也许这个世界疯了,但这一切都是你害得。”

                        

  他还有很多话想说,那些微妙的心情,初见后的日日夜夜,三年间犹豫又私密的心情。

                          

  哪怕拥有一百年,他还是担心时间不够用。

                           

  那一刻,风都停止了。

                             

  他就站在泰隆的面前,血液冲击得胸口砰砰作响,脸上全是绯色的游移。

                      

  就是你。


  泰隆看着他,像是在耐心地等一个结局,又像是下一秒就会转身离开。


   他垂下头,颤抖着拉起自己的袖口。

                           

  就是你在我的手腕上埋下了种子,伊泽瑞尔轻声对自己说,现在它开出了花,你得负责。

                        

  但是男人阻止了他的动作。

                       

  伊泽瑞尔什么也说不出,执拗地站在原地不愿离开。

                        

  他不在乎刺客的反应,也不在乎任何事情,他知道那朵花的主人是谁,所以他需要一个结果。

                         

  就算你不喜欢我,伊泽瑞尔倔强地抿住嘴角,固执地盯着地面,你也得拿走那颗种子。


  否则它总会绽放,只要我还活着,它都会复活。

                       

  刺客分开他的五指,让他用指尖探向自己的手腕。伊泽瑞尔盯着刺客隐藏在兜帽下的脸,呼吸变得微不可及,他甚至有些胆怯,只能用指尖去感受刺客的脉搏。

  你到底在想什么?

                              

  于是他伸长指尖,感到肌肤触碰摸到了伤疤一样的东西,如此深刻,如此疼痛,像是烙铁造成的痕迹。

 

  “E Z R E A L.”

     

    

   

评论(13)

热度(54)

  1. 夜寒释雪道风无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