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拥抱之后

原梗如图

顺便感谢欧洲枭同学的脑洞提供


01                       

  “战争结束了!”

                  

  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地冲进城门,放声大喊“战争结束了!探险家在最后关头用魔法射杀了虚空怪物的首领,联军已经彻底击垮了他们,上帝保佑,伊泽瑞尔是我们的英雄!”

                     

  人群沸腾了,飞跑报信的男人捂着脸跪倒在地,肆无忌惮地抽泣。

                   

  终于结束了,在虚空世界大规模入侵的三年后,瓦罗兰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和平。

                  

  短短三年已经有无数人在战争中死去,流浪,或不知所踪。

  

  起先只有那个信使在哭泣,他身边的妇人柔声安慰着,自己却忽然不断叫着已故孩子的姓名泣不成声。

               

  寂静随之涌上来,悲痛开始发酵。

                

  没有谁能算的清战争中有多少家庭瞬间破碎,多少父母战死,多少孩子失去生命,有太多人没能等到和平到来。

                

  人们静静地哭着,在胸口不断画着十字,为逝者们祈祷。

               

  在这样的年代,生者或多或少都失去了什么,却需要背负更多走下去。

                    

  而且他们已经失去了选择死亡的权利。 

                  

  “不管怎样,” 有人开始尝试着活跃气氛“我就知道探险家会成为英雄,他总是那么温和幽默,永远不会被击垮。”

                      

  “而且那么英俊,金发比我还灿烂。”说话的是个清纯靓丽的少女,满脸都是憧憬。

                    

  “听说他一度在战斗中濒临死亡,”有个老太太趁机插话“幸亏他挺过来了,否则还有谁能射杀那个怪物呢?现在他回来了,和拉克丝小姐的婚期也不远了吧?”

                      

  欢笑再次回归到人群中,伊泽瑞尔仿佛是瓦罗兰大陆上通用的亲戚,每个人都知道点有关于他的奇闻异事。

                   

  所有人都喜欢他。

                     

  卡特琳娜远远看着热闹的街景,泰隆站在她身旁,直勾勾地盯着人群,眉头几乎凝固。

                  

  “我估计伊泽瑞尔会在下周回来,”她似乎有些犹豫,声音充满了少见的飘忽不定“如果你想跟他道别…不要放弃这次机会。”

                 

  “为什么。”泰隆收回视线,低头摩擦袖刃“我不喜欢他。”

                 

  他顿了顿,如平日那样坚定冰冷地补充“一点都不。”

                 

   没错。

                       

  只有刀锋之影不明白这么多人着迷于探险家的原因。在他看来,伊泽瑞尔就像是某种病毒,不断传染,疯狂又贪婪,直到扎根进每个人的身体。

                            

  万幸的是,泰隆想,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只有他没有感染这种病毒。

                    

  卡特琳娜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庆祝和平的人们此时乱哄哄地拥向每条街道,泰隆从回忆中醒来,忽然感到异常烦躁,于是避开人群向着森林走去。

                 

  那时候战争学院还存在,从某天开始,召唤师和英雄们都纷纷谈论起一个皮城来的探险家。

                 

  这是种全新的感觉,在还没有见到探险家之前,泰隆已经知道他的外表多么出众,言谈举止偶尔有些无伤大雅的轻浮,年轻又调皮。

                    

  他至今都记得那些讨论,以及几个月后第一次见到伊泽瑞尔时的样子。

                     

  严格来说,探险家确实有张漂亮的脸蛋,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尤其迷人。

                       

  实际上直到半年后他们才有了交集,那是伊泽瑞尔第一次远行来到诺克萨斯,城邦里的年轻人都跑到街上,想看看传说中的探险家,伊泽瑞尔被簇拥在人群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德莱厄斯赶过来及时伸出援手。

                  

  泰隆能看出探险家的疲惫,他那时就站在高处,远远看着人群中那个有些灰头土脸的少年,高大强壮的德莱厄斯几乎是拼尽力气,才艰难地把伊泽瑞尔从漂亮姑娘们的丰满胸脯中解救出来。

                     

  尽管被纠缠的狼狈不堪,伊泽瑞尔仍旧在脱身之后回过头,冲所有人温和又灿烂地笑起来。

                     

  泰隆发誓他在那一刻看到了病毒的种子,它有着蝴蝶般的形状,飞舞跳动着降落在每个人的头发上,轻柔地溶解。

                  

  只有他避开了那些种子。

                    

  他记得卡特琳娜之后不断戳弄着伊泽瑞尔的额头,一句接一句责骂完全不懂得从暗道溜进城的探险家。

                    

  “我没想到诺克萨斯人会这么热情,”伊泽瑞尔捂着额头赔笑“原谅我吧,卡特琳娜大小姐。”

                      

  然后他们的视线在空中相遇,他猜想自己目光中的阴冷会让探险家瞬间退却,但那个小家伙只是疑惑地偏过头和他对视一阵,才转身小声嘟囔“也不是所有诺克萨斯人都这么友好。”

                        

02                  

  很快他就发现探险家总会陷入各种麻烦,但总有神奇的好运。

                      

  他看着金发年轻人无数次瞒着卡特琳娜偷偷出现在诺克萨斯狭长的街道上,遭遇姑娘们的堵截不得不四处逃跑,却总能恰好能撞到正确的路口。直到某天厌倦了闹剧,泰隆才丢下石子,提醒伊泽瑞尔到高处躲避。

                      

  过了半晌,伊泽瑞尔终于气喘吁吁地爬上来,伸手撩起汗湿的头发瘫坐下来,尴尬又羞涩的道谢。

                  

  他看到了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忽然发现其中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碧绿。

                  

  那天他们就在塔楼顶上,注视着寻不到探险家的女孩儿们纷纷离开,他们又等了很久很久,直到太阳开始西沉。

                      

  在那个时刻,泰隆忽然发现身边的少年已经沉沉睡去。不远处传来烤面包的香气,混杂着秋日麦芽酒的独特味道,伊泽瑞尔坐在晚风中,倚靠在桅杆上,金发被风拂动,整个人沐浴在晚霞里,纤长的睫毛都盖满绯色,看上去毫无防备又天真无邪,宁静无比。

                

  他再一次看到了那些黑魔法的种子。

                    

  确切的说,他嗅到了那种病毒的气息,闻起来异常的温暖,谈不上芬芳,但是像天鹅绒般美妙。

                       

  这之后他们还是那种不咸不淡的关系,只是伊泽瑞尔会在遇到他时露出一个笑容。

                       

  几乎什么都没有改变,探险家身上的病毒还在泛滥,不过——哈!黑魔法对他可是没有作用的,虽然周围不断有人迷失,泰隆相信人们总会发现伊泽瑞尔完全不值得喜欢。

                                  

03               

  战争似乎很快就爆发了。

                  

  他仍旧能看到伊泽瑞尔,看到每天都在失去同伴的探险家坚持眼底的清澈,不断鼓舞周围的战友。

                        

  即便是忙于刺杀的泰隆也能听到那些熟悉的闲言碎语,营地中的护士总是喜欢在包扎时议论这些有点私人小事。

                      

    
  “听说战争结束后,伊泽瑞尔会和拉克丝订婚。”

               

  “真是般配啊,拉克丝似乎一直很喜欢探险家。”

                

  “他们是青梅竹马,可惜其他姑娘从此没有机会了。”

                      

    这些护士明明没有见过伊泽瑞尔,谈论的口吻却像是在议论她们心爱的侄子。真稀奇,就算在如此残酷的战场上,伊泽瑞尔的病毒仍旧在散发迷人的魔力,这次的种子甚至变成了雪花,渗透在人们的皮肤里。

                      

 

04                       

  之后是虚空生物们那束杀千刀的激光武器。

              

  伊泽瑞尔就在他面前,前一秒还带着笑,下一秒立刻摔倒在地,鲜血从胸前的伤口迸发。

                  

  他努力去回忆,却发现自己想不起当时做了什么,这里的记忆总是非常模糊。但泰隆记得自己怎样无声地嘲笑那些焦虑又绝望的人们——伊泽瑞尔对你们来说难道是生命吗?他环视四周,恨不得大声告诉所有人——就算探险家死了,宇宙依旧会保持运行。

                 

  为什么你们都喜欢伊泽瑞尔?就算这个人漂亮、温和、有点小狡猾、容易惹上麻烦但是天生好运、金发柔软、这一切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人的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欢欣和犹豫、骄傲与软弱,甚至是他的笑容都不会属于你们,为什么还要为他担忧?

                  

  只有蠢货才会为他悲伤。

                  

  那时卡特琳娜出现了,她好像抓住他急切地说了些什么,最终——

                

  他的脸像被人狠狠抡了一耳光般刺痛起来,泰隆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不清,那些军营里并不常见的闲言碎语和今天街上老太太无意识的感叹混杂起来,撞击得他头痛欲裂。

             

  那个晚上他就守在伊泽瑞尔病房的门外,死死盯着屋里的灯光,听着拉克丝在里面不断祈祷。

                  

  泰隆.杜.克卡奥刺杀过太多人,甚至敢于直接破门而入将匕首插进目标的喉咙。他见识过太多鲜血和死亡,在战场上无往不利,没有人胆敢怀疑他的勇气和决心。

                     

  但他就站在那扇单薄的门外,深深知道这是冲进去带走伊泽瑞尔的最好时机,拉克丝根本不足为惧,这座军营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可是伊泽瑞尔不喜欢他。

                   

  一点也不。

                  

  当那个人不喜欢你,做什么都是无用的。就算那个人的背影都如同星光般闪耀,他的光明仍旧照不进你的世界。

               

  他无数次臆想过在伊泽瑞尔受重伤后故意拖延时间,伊泽瑞尔会死在他的怀里,至少他可以做到短暂的拥有。
                                    
     
        但当伊泽瑞尔真真切切躺在他的胳臂中,虚弱到奄奄一息,泛滥的鲜血几乎浸透骨髓,恐慌却海啸般卷走了他的一切。

                

  不该是这样的。

            

  泰隆想起来了,他想起自己当时无比冷静地采取行动,用尽办法阻止失血,近乎无情地指挥靠近的战士们,他知道自己有些不正常,然而冷酷的本能已经压倒了一切,直到亲眼看着伊泽瑞尔被护送进营地的治疗室,他才机械性转身,仓皇逃向布满阴影的角落。

               

  那些画面随之潮水般涌到眼前——高塔上沉沉睡去的伊泽瑞尔、晚风中金发飞扬的伊泽瑞尔、人群中无奈的伊泽瑞尔、回眸一笑的伊泽瑞尔、皱着眉头的伊泽瑞尔、轻声安慰战友的伊泽瑞尔、佯作愤怒的伊泽瑞尔,永远不可能属于他的伊泽瑞尔。

                    

  直到卡特琳娜把他拉进怀里,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跪倒在地上,泪流满面。

                  

  战争和死亡都没能让他哭泣,泰隆想,那个时候他真的应该放缓动作,也许探险家死了会比活下来更好。但事已至此,他根本无法忽视自己的心声,他的灵魂从头到脚都在嘶吼一句话。

                 

  “我不能没有他。”

                 

  ——真是可怜。

                


05

  现在伊泽瑞尔成为了英雄,活着回到人世,即将娶拉克丝为妻。克卡奥将军病逝,卡特琳娜继承家族,卡西会辅助她让克卡奥更加壮大,他也获得了自由,彻底独立于诺克萨斯和家族势力。

                   

  所有人似乎都获得了想要的结局。

                  

  但他是如此渴望见到伊泽瑞尔,甚至不需要对话,他只想再次看看那个人狐狸般狡黠又迷人的眉眼,是时候结束这场暗无天日的悲剧了。

                       

  “如果你真的想要驱使那种力量,失败后你仍旧能够存在五分钟。”

                         

  卡特琳娜叹息,她总是支持泰隆的选择,哪怕这个选择会让她受伤。现在的她比看上去还要坚强,克卡奥的新家主已经羽翼丰满。

                     

  他沉默着行了最后一次家臣的礼仪,向门外走去。

                        

                                 

06  

  演讲已经结束了几个小时,伊泽瑞尔身边仍旧围绕着很多需要倾诉和拥抱的人们。

                   

  战后重建总是需要灵魂人物来帮忙,鉴于他的人气,伊泽瑞尔毫不犹豫担负起了这项重任,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活动。

    
         可今天似乎和往日有些区别,他总感到一阵熟悉的目光,好像很久前就曾有人这样注视过他。

               

  直到临近黄昏,他身边的人们才渐渐散去。

                   

  伊泽瑞尔终于发现了视线的来源,那是个佝偻着腰的老妇人,脖子上挂着一颗珍珠,始终犹豫着不敢上前。直到他走进森林,那名妇人仍远远地跟着他。

                    

  “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皮城的探险家转头询问,他对这种习惯沉默的怪人总有些忌惮,虽然这些古怪的家伙们不一定邪恶,他之前很畏惧刀锋之影,但听说重伤时正是那个冷冰冰的刺客及时救了他。

                   

  那名老妇人沉默着站在原地,他耐心地等待,观察着她的表情。

                    

  “您需要个拥抱吗?”

                      

  他忽然很同情这名老妇人,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她看上去非常绝望,所以伊泽瑞尔不顾一切地凑上前,张开双臂拥抱了她。

                     

  老妇人没有任何反应,通身僵硬的像石头,任由他抱着。

                    

  可是在他准备的松开手臂的瞬间,她忽然伸手将他紧紧搂在怀里,力道大的出奇,以至于她从头到脚都在颤抖,仿佛他是颗至高无上的宝藏,又像是要用尽生命把探险家锁在自己的怀里。

               

  “上帝保佑你,伊泽瑞尔。”

                  

  她轻声低语,转身离开。

                          


07

  泰隆仔细打量着脖颈上小巧的魔法挂饰,从衣袋中拿出怀表。

              

  他不需要伊泽瑞尔知道太多,那些前因后果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现在距离消失还有五分钟。这笔交易非常划算,泰隆暗自想,无论代价如何,至少他切切实实得到了一个拥抱。

                   

  这应该是他们之间最亲密的距离了。

                       

  只有他没有感染名为探险家的病毒,他躲开了所有种子。

                   

  因为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将探险家放在了心底,让它枝叶繁茂。他早已成为了病毒的宿主,病入膏肓,怎么可能二次感染。

                             

  “打扰一下!”

                       

  他忽然听到附近传来急切的脚步声,伊泽瑞尔使用奥术翩跹瞬间来到他面前,在他来得及反应之前猛然扯下了那颗珍珠。

                     

  探险家诧异地向后退去,甚至摆出了防备的姿势。

                   

  他在沉默中看了看怀表,又看了看泰隆,顿时明白过来。

               

  “如果我没有拥抱你,你是否不会消失?”伊泽瑞尔低着头,看上去震惊又难过,前进几步似乎想抓住他的手,不过选择了放弃“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泰隆淡淡地说“是我发动了力量。” 

                   

  “你还有多久?”伊泽瑞尔忧伤地盯着他,看上去痛苦又无奈。

                 

  “半分钟。”泰隆回答,平静地在树边坐下,放缓了声音“没事的。”

                 

  伊泽瑞尔焦躁不安地踱来踱去,似乎想出言劝阻,但也知道为时已晚。最终他坐了下来,像在塔楼时那样停留在泰隆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

              

  他知道伊泽瑞尔内心一定很痛苦,但如果说出了真相,伊泽瑞尔肯定不会选择拥抱他,甚至会不断鼓励他活下去。

                 

  多么灿烂的人,可惜永远不会属于他。

                

  最后的五秒钟,泰隆已经感到自己在逐渐变得透明,他只能用尽力气抓住伊泽瑞尔的五指,将涌到唇边的三个字深深咽下。

               

  他果然不喜欢伊泽瑞尔。

            

  一点也不。

             

  他已经找不到更爱伊泽瑞尔的方法了。

                        

  5

                                   4

                                   3

 

  2

 

  1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伊泽瑞尔在最后一秒猝然开口“其实你是一个傻瓜?”

                 

  泰隆盯着他,满脸诧异,又过了五秒,十秒,他依旧存在着,此刻男人看起来非常震惊,这场景可不常见。

                   

  “彻头彻尾的傻瓜,蠢货!”伊泽瑞尔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哪怕你变成魄罗我也知道哪只是你,因为你的眼神!有时候我觉得你想用眼神烧死我,还是你以为我很愚钝,感受不到其中的感情?”

                   

  他咬着嘴唇,挑起眼角怒气冲冲地盯着泰隆,过了半晌才撇着嘴补充——

            

  “消失?没问题,但是五分钟太短了,五个月、五年、五十年也完全不够,等100年后我去世了或者没那么喜欢你了,那时候你再消失—”

                  

  剩下的话都融化在了吻中,泰隆的吻算不上温柔,和他本人一样冰冷,充满了带血的占有欲。

                  

  但是真甜啊。

               

  伊泽瑞尔紧紧抱住他,让自己沉浸其中。

                   

  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来,最重要的是——

                   

  没有人会在拥抱后消失了。



 

评论(21)

热度(86)

  1. 夜寒释雪道风无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