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真TM可爱

经历了和谐风波  感谢客服小天使把它放出来

OOC预警

内含谜一样的上帝视角

其他CP暗示

小甜饼  一发完 

后续肉会发放链接 各位乘客莫慌

-sweetcandy-糖糖
这是答应过你的粮 

希望你喜欢

    

 

                          

                                   

001

  泰隆感觉糟糕透了。

                        

  他用力戳刺召唤师峡谷的地面,冷冰冰地注视正在补兵的杰斯,不动声色地亮出了利刃。

                   

  七年了,他想,我已经等了七年。

                       

                     

002

  一切的起源都要追溯到少年时代。

                       

  那时泰隆没有朋友、家人、或者任何倾诉的对象,凭借锈迹斑斑的匕首在下水道和贫民窟艰难存活,还要随时提防心怀叵测的陌生人。

                     

  不知从哪天开始,他经常会梦见一个少年,和他年龄相仿,但有着高傲优雅的口音和温暖灿烂的发色。

                     

  有天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触碰了梦中的陌生人。

                     

  “你是谁?”他毫不客气地问“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的梦境里。”

                        

                          

003

  泰隆散开匕首,迅速翻过墙壁冲向不远处的凯特琳。

                       

  可怜的女警只来得及后退一步,随着惊呼,她失去生命的躯体已经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你在干什么?”德莱文拎着斧子,满脸疑惑“没必要这么认真,他们少人,我们的阵容也已经赢了一半。”

                    

  “别傻了,”婕拉挑起鲜艳的眉毛,露出罂粟般的笑容“我们的刺客明显很恼火。”

                  

  泰隆在原地沉默一阵,略微抬起头“我要见伊泽瑞尔。”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像是在评论天气“在他到来之前,我会不断击杀对面的每个人。”

                     

                     

004

  听起来真有意思,德莱文嚷嚷,我愿意提供帮助。

  

                                

005

  德莱文不是那种乐于助人的好公民,他支持的原因需要我们回顾刀锋之影惊心动魄的青春期。

                     

  传说中最为躁动的时期没有给泰隆带来变化。

                    

  他仍旧是老样子,急于完成任务,急于沉睡,急于进入熟悉的梦境。

                  

  在梦里,那个少年总会准时出现在树枝上,随意晃动双脚,柔软的金发上沾满露珠,双眸里蕴藏着清澈的笑意。

                 

  泰隆本已经对这幅画面习以为常,然而青春期的某天,他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像是喝了假酒,晕晕乎乎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干,他看起来真他妈可爱。   

                

006

  所以说青春期还是有影响的。

                         

  连着一周,泰隆都因为下身的炽热和坚硬惊醒。

                    

  第七天时,他终于放弃禁欲,艰难地上下抚慰自己,纵情想象各种裸体美人,不知过了多久,他下身的小兄弟依旧高昂,但没有丝毫释放的信号。

                  

  朦朦胧胧的,他回忆起梦中少年那张漂亮的小脸,忍不住低笑起来,顿时发出一阵呻吟——

                    

  他居然/// 射了。

                      

                     

007

  以上是刀锋之影变弯的史诗级过程。

                       

008

  他在慌乱中向养父倾诉了这件事。

                                                        

009

  但泰隆忘记了一点,贫瘠的精神生活让可怜的诺克萨斯人民只有单一的娱乐方式,那就是八卦,八卦,无限的八卦。

  我能怎么办,娱乐这么少我也很绝望啊。

          ——马库斯.杜.克卡奥                    

                     

010

  第二天德莱文、德莱厄斯、卡特琳娜、卡西奥佩娅、马库斯.杜.大嘴巴将军纷纷向他表示遗憾。

                       

011

  随后他们以野狼般吓人的热情投入了泰隆的终身大事。

                     

012

  杰斯很郁闷。

                     

  他向来骄傲自大,所以这种情绪很少出现,而且就算出现也应该是因为维克托,机械先驱总会因为早晨酸疼的腰部变得异常暴躁。

                     

  别深究机械先驱腰疼的原因,就是你心里想的那样,妥? 

                                

  几分钟前的召唤师峡谷风平浪静,随后刀锋之影突然开始游走,像只吃错药的河马般狂暴屠杀,更可恨的是对面总能让刺客带着鲜血全身而退。

                  

  “如果你不是疯子,”杰斯警惕地盯着不远处正在擦拭武器的刺客“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刀锋之影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收回匕首,拉下半透明的控制板。

                    

  “让伊泽瑞尔来峡谷。”那名刺客在公屏中写道“我需要和他谈谈,面对面。”

                     

                 

013

  这其中肯定有阴谋,如果刀锋之影没有对伊泽瑞尔心怀鬼胎——

                     

  蔚大声咆哮,我愿意吃掉凯特琳的帽子!

               

  女警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她悄无声息地摘下高帽,脸上混杂着严肃和莫名的期待。

                    

  “甜心,”蔚面色阴沉“放过我吧,别这么上纲上线。”

                   

  凯特琳翻了个白眼,开始在公屏敲打回复。

                    

  “诺克萨斯的刺客,只要我们还在峡谷,你休想伤害伊泽瑞尔。”

                     

                      

014

  刀锋之影暴怒,再次冲向对面孤零零的三个人。

                       

  伤害?他恶狠狠地拔出匕首,闪过蔚的直拳,他等了七年,在最绝望的时候无数次发誓要亲手杀死那个人,仅仅伤害就能满足吗?

                        

  哼。

                       

  他记得那个晚上无论怎样入睡,怎样挣扎,那个少年都没有出现,之后一天、一周、一年,那个人始终不见踪影,他的梦境从此失去了那道金色影子。

                     

  在这之前,泰隆总沾沾自喜于对梦中少年的了解,虽然只有三年,但他们聊过太多话题,分享过太多秘密,迷一样的自信让他决定永远不开口询问对方的名字,或者家乡。

                         

  这个人会陪伴下去,直到我找到他,刀锋之影那时候坚信如此。

                       

015

  这件事最终演变成了灾难。

                       

  泰隆变得更加阴郁沉默,最初的几年他还会隐隐期盼梦中的少年突然回归,像老朋友那样问好,和他拥抱。

                       

  然而随着希望次次落空,残忍的事实也浮出了水面。

                     

  他的少年已经消失了,就像从没有来过。

                         

016

  刺客的任务总是非常危险。

                       

  刀锋之影的行动从不失手,除了有一次,他因计算错误被赶来的护卫击中腹部,等击杀目标逃出去时已经失血过多。

                     

  我快要死了,他闭上眼睛迟缓地想,梦中的那个人会在干什么呢?

                        

  他的少年也许正在玩耍,正在沉思,或者正和朋友一起傻乎乎的放声大笑。

                       

     什么都没有变,泰隆想,那个人现在肯定还是温和灿烂的样子,善解人意,偶尔有些调皮,比小猫咪更加柔软,总之就是可爱,真他妈可爱。

                      

  这太不公平了,泰隆坐起身,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心中的懊恼和悲伤随着剧烈的心跳沸腾,他本应拥有那个人,如果他们没有失去联系,如果他能突破盲目的自信,如果这一切晚几天发生,也许结局都会大为不同。

                       

  长久以来的焦虑悲伤终于到达了顶峰,伴随痛苦坠入深渊。

                       

  要是我能够幸存,要是我能见到你,泰隆咬紧牙关,向目的地艰难前行,在心中恶狠狠地起誓——

                  

  我会亲手杀了你。

                       

017

  之后每次出生入死,泰隆都会这样许下诺言。

                     

  到现在已经有无数次。

                    

  如果不能得到,他宁愿亲手毁掉。

                      

018

  别信了他的邪。

                     

  泰隆根本下不去手,更可悲的是他自己也清楚。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要给刀锋之影必要的面子,请假装没有看到剧透,保持悲伤的表情继续看接下来的故事。

                          

019

  泰隆死死盯着照片上的探险家,那头金发,迷人的眼睛,一切都正在跟梦中的少年逐渐重合。  

                       

  今天他正随手翻动战争学院新加入英雄的资料,无意中看到了皮尔特沃夫的名字。

                        

  最近皮城大名鼎鼎的探险家入驻联盟,连卡特琳娜都忍不住嘟囔他有多么可爱。真可惜,泰隆轻嗤,探险家再怎么迷人,也比不上他的少年。

                    

  他用尖酸刻薄的眼光打量伊泽瑞尔的资料,在看到探险家喜欢布丁时甚至冷笑出声。

                     

  喜欢布丁是为了证明可爱吗,这种懦夫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刀锋之影懒洋洋地戳开照片,立刻听到了全身血液凝固的声音。

                      

  就是他。

                  

  他就是伊泽瑞尔。

                   

  皮城探险家就是他梦中的少年。

                      

  天啦,伊泽瑞尔喜欢布丁,怎么连他的喜好都这么甜蜜动人!

                     

  泰隆强压住情绪,指尖微颤着翻查时间表,忽然发现伊泽瑞尔的下一场对战就在十分钟后,而且恰巧在对面阵营。

                       

  他现在急需人工呼吸。

                      

  七年了,整整七年的等待、焦灼、煎熬和绝望都会在今天结束,他终于可以见到梦中的少年,亲手触摸伊泽瑞尔的肌肤,狠狠报复这个不告而别的小混蛋。

                       

  于是泰隆小心翼翼地踏入峡谷,急切地等待兵线,不断在下路寻找那个人的身影。

                      

  他耐心又焦虑得等待,看着时间不断流逝。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下路始终只有凯特琳一个人的身影。

                     

  伊泽瑞尔没有出现。

                  

  杰斯对泰隆的搭话不以为然,有些烦躁地回答“你说探险家?他临时有事,估计赶不过来了。”

                    

  和七年前一样,他的少年再次爽约。

                    

019

  他已经等了这么久,连一分一秒都无法忍耐。

                    

  为什么伊泽瑞尔总要离开,为什么他们之间总是隔着这些距离,为什么过去这么久,他还是不能触碰这个日夜折磨自己的小恶魔。

                     

  那些思念和眷恋终于变成了滔天怒火,泰隆举起匕首,展开了冷酷无情的屠杀。

                     

020

  冲冠一怒为蓝颜,怼天怼地怼一方。

                   

021

  伊泽瑞尔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泉水里。 

                     

  不到20分钟,他们已经被破三路,只剩下孤零零的高地塔。

                       

  都怪我,探险家皱着眉自责,如果我能动作更快,大概情况会好很多。

         他的三个队友正在下路紧张地团战,完全没有注意伊泽瑞尔已经来到了峡谷。

                  

   等级差距太大,他就算过去也是添乱。伊泽瑞尔这样想着,恰巧从小地图看到中路有大波兵线推进过来,立刻兴致勃勃地向那里跑去。

                   

   他驱动护符,正要使用秘术射击,队友们的惊呼却在耳边炸开“伊泽瑞尔,别!”

                    

   探险家被那些尖叫吓得浑身一颤,不小心踩到块圆滑的石头,整个人猛地向前摔去。他的脚踝适时发出声令人胆寒的脆响,可怜的伊泽瑞尔闷哼起来,试图站起的时候却再次失去了平衡。

                      

   但他没有摔倒,而是撞在了某个人的身上。

                      

   蔚已经魂飞魄散,停下动作盯着中路。现在支援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伊泽瑞尔被刀锋之影虐杀。

                    

022

   他手足无措地抱住失去平衡的少年。

                  

   怀里是一片温暖,眼中是灿烂金发,掌下是柔韧腰身。

 
          泰隆深深呼吸,那些扭曲的情绪,七年来的怨恨惆怅、愤懑悲伤瞬间不翼而飞,只剩下满溢的平静和温柔。

                      

   “你没事吧?”他轻声问,紧盯着那双仿佛承载着天空的眼睛。

             

023

  WTF ,德莱文大叫,说一句就准备结束吗?赶快抓紧时间刷好感度,探险家可不喜欢诺克萨斯人!

                     

  泰隆没有理会耳边的聒噪,他现在有种看破红尘的平静,像大多数刚刚考完数学的学生,已经明白会直面怎样惨淡的后果。

                                    

  哪怕你不记得我,泰隆对自己说,哪怕你对我怒目而视,都只会让我更加满足。

                       

  我所求不多。

                    

  只愿能见你一面。

                      

024

  “谢谢你。”伊泽瑞尔有些防备地后退,把重心移到没有受伤的脚腕“我现在...我没事了。”他小心翼翼地环视四周,捏紧手指。

                     

  泰隆清楚他的小动作,伊泽瑞尔现在肯定很紧张,或许还有些恐惧。

                     

  探险家绷紧神经向后退去,尽量隐蔽地靠近队友赶来的方向。对方是个刺客,更要命的是等级装备双双领先,所以转眼就能取走他的性命。

                   

  他已经分辨不清队友们正在说些什么,只知道全神贯注防备强大的敌人。

                    

  “泰隆。”对面的刺客低声说“这是我的名字。”

                      

025

  心愿已了,泰隆想,他转身离开,任由德莱文恨铁不成钢。

                      

  “他居然就这样走了!”德莱文大叫,焦躁得几乎捶胸顿足“这他妈的,这他妈是正常单身男人的行为模式吗?那个刀疤脸肯定找不到男朋友!”

                   

026

  “请问,”伊泽瑞尔在泰隆身后开口,语气很是纠结“我们,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大概是在梦里。”泰隆回头看着他,不咸不淡地回应。

                     

027

   “快离开那儿!”

                      

   探险家的同伴们及时出现在不远处,每张脸都或多或少带着惊恐和愤怒,仿佛笃定泰隆下一秒就会展开暴行。

                      

  而伊泽瑞尔也开始移动,他虽然崴了脚,现在却健步如飞,简直是在狂奔。

                       

  他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冲到了泰隆的面前,愣了愣,张开双臂拥住了面前冷冰冰的刺客。

                         

  除了两位当事人,其他在场英雄的表情都变得非常微妙,如果非要我比喻,就想想你便秘时的样子吧。

                        

028

                

  “我一直在找你。”伊泽瑞尔在他怀里颤抖,带着浓重的鼻音“七年,上帝啊,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泰隆抚摸着他的后背,压低声音说着些什么,面无表情也死活挡不住那股无法直视的得意。

                   

  德莱文的斧子应声落地,他的兄长在旁边叹气,诚心诚意地翻着白眼。

                     

  不久之后,德莱文会发现自己就是传说中拥有东方神秘力量的毒奶,不过现在我们暂且不提。

                       

029

  泰隆心情愉悦地发起投降。

                      

  以杰斯为首的皮城三人组懵懂地看着空中炸开的【胜利】,千言万语最终汇做一句妈卖批。

                        

  不管当讲不当讲,他们也一定要讲。

                   

030

  “我送你回去。”泰隆扶着伊泽瑞尔,那只受伤的脚踝现在微微肿起,他无视了小家伙的抗议直接将他打横抱起来,目光满是怜爱。

                        

  “对了,我刚刚没有哭。”伊泽瑞尔放弃了挣扎,却忽然抓着他红着脸大声补充“假如你觉得我不对劲,那完全是因为感冒,没错,感冒!”

                      

  泰隆低下头,仔细盯着伊泽瑞尔的脸蛋,最终微笑起来。

  
      这抹浅淡的笑意点燃了刺客冷淡英俊的面容,死死抓住了伊泽瑞尔的视线。

                  

  探险家在泰隆目光里逐渐变得手足无措,耳尖通红。

                      

        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知道愤愤不平地凑过去亲吻那个出现在他梦中的刺客,不轻不重地咬上那双期待已久的嘴唇。

                     

031

  干。

                  

  泰隆在亲吻地间隙昏昏沉沉地感叹。

                    

032

  伊泽瑞尔,他的梦中少年,他未来的伴侣。

                             

  真他妈可爱。

 

评论(3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