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Runaway(父子,年上,意识流)

BGM——Runaway by Ed Shreeren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是个关于成长的故事
龟速更新  仅供练笔

谢谢各位赏脸
警告:文风偏向欧美 可能包含粗口 可能有部分父子亲密情节 请不适者请关闭

1.他

                              
  凌晨两点。
                              

  我躲在阁楼里,不断敲击着手中的怀表,全身的神经像是被毒蛇缠住的小鸟,痛苦又绝望的痉挛,如果它们能发出声音,这个别墅肯定随时充满了凄惨的尖叫。
                               

  “24,25,26...”我小心地念叨,外面的天空漆黑一片,但是边缘渗着隐隐约约的深蓝。我熟悉这样的凌晨,饥饿又无趣,我忽然很怀念昨天晚上吃下的培根披萨,还有那瓶冰镇的啤酒,好像是红酒......不对,我到底有没有喝酒?
                            

  我想不起细节,索性不再回忆那些无趣的东西。
                                    

  “27,28,29...”如果我有个朋友就好了,我忽然想,多有趣啊,我可以在这时给他打电话,让他猜猜为什么一个成年人始终不能对自己的夜晚和睡眠做主,让他猜猜为了结束这些,我的手里现在拿着什么。
                            

  如果他知道我拿着匕首,肯定会认为我要谋杀那个让我夜不能寐的凶手,这说不准会让他瞬间清醒,而我会迅速挂掉电话,让他在惊恐中不断咒骂着回拨。
                              

  我大笑起来,用餐刀戳刺桌上的草莓。
                              

  这些事情永远是有趣的,除了我不可能拥有朋友,这个恶作剧的一切都很完美。
                            

  “30。”
                           

  我听到了脚步声,那是他经常穿的硬底皮鞋,即便在阁楼上我也能猜到他的样子,他肯定很疲惫,领带散开,衬衣略微皱起,浑身散发着威士忌,可能还有香水的味道,这取决于他的心情怎么样,以及周围都有什么人。他会在门口坐一阵,缓慢又安静地上楼,然后他会发现——
                            

  “艾文?”他叫起来,声音不大不小,发音清晰,你甚至不知道他已经喝醉。
                         

  他等待着回答,但是别墅里空荡荡的,我尽量压低身体,让呼吸淹没在黑暗中。
                              

  “艾文?你在哪儿?”现在他可没有刚刚那么从容了,脚步零散又沉重,不断敲着各个客房的门。
                          

  我忽然想就这样沉默下去,看看他会怎么样,也许他会发怒,也许他会大吼大叫,也许他会颓然倒下哭泣,哦上帝,我真的很想知道后果。
                               

  “艾文!”现在他听起来清醒多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于是我站起来,把身边的铃铛从阁楼上丢下去。我相信他会听到,这对他而言就像是恐怖游戏里的那道光,没有理由不选择追寻。

         幸好我不是个劫匪,他真幸运,有时间我得向他好好炫耀。
                              

  “你为什么在那里?”他低沉地问,我真羡慕他的嗓音,那是成熟男人的象征,去TMD,为什么我听起来总像是没经历过变声。
                             

  “我买了蛋糕,一直在等你回家。”我无精打采地回答,点燃蜡烛,看着他从楼梯爬上来。他的发色很深,蓝色眼睛中带着浅灰,我猜想这大概和外祖母的那一半德国血统有关,他总是寡言少语,在深夜时外出买醉,回家时四处寻找我的影子。
                            

  至于我,我和他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不够高大,看上去永远像是个17岁的青少年,只有几块观赏用的腹肌和不够强壮的身体,有着金发和碧蓝的眼睛。
 
         
         隆重介绍一下,唯一能让我引以为傲的就是这张漂亮的脸蛋,为此我揍过不少人,但阻挡不了人们窃窃私语,议论说我看起来多么不像是异性恋。
                        

  但我没有时间找个爱人,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自己的生活已经够烂了。
                         

  “谢谢你,艾文。”他坐在我的旁边,盯着桌子上的奶油蛋糕,施舍地尝了尝,最终只吃掉了上面的草莓。
       

        他吹掉蜡烛,在叹息中将我紧紧搂在怀里。
                         

  “生日快乐,爸爸。”我轻声说,深深意识到自己无法挣脱他的双臂。
                      

  “艾文,我的男孩儿,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他呢喃着,发音含混不清,不断亲吻我的脖颈和耳廓。
                            

  我们同时躺倒在床上,他抚摸我的脸庞,亲吻我的额头,在睡梦中紧紧环住我的腰。

 
        这让我想起年幼时的经历。那时我很害怕雷雨,于是爸爸经常在那些夜晚搂着我入睡,但之后我发现男性不能索求陪伴,所以我学着忍受恐惧,学着挑战他的一切,学着宣扬力量跟他争执,但这些抗争从来坚持不到第二天。
                           

  妈妈去世的那天,他一直在忙东忙西,在亲戚间不断来往,我知道他肯定很难过,但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过他哭泣。

         葬礼后的那个夜晚,也是我分手的那个夜晚,我躺在床上,试图用被子挡住所有声音。他忽然打开门,像小时候那样从后面抱紧我的腰,安慰我一切都会过去。我以为他察觉到了我的情绪,但现在很难说清到底是谁需要这个动作。
                              

  现在他发出了鼾声,我轻轻移开他的胳膊,小心地回到自己的卧室。我需要睡眠,但是我无法入睡,只能打开手机,像往日那样听着里面的音乐直到天亮,直到他离开这个家——
                        

  I love him from the skin to my bones

  即便我爱我的爸爸,发自内心

  But I don't wanna miss home

  我还是不愿跟他同住屋檐下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