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伊泽瑞尔之死(There for you)

刀E中心   

友情提示:全篇高能预警、想好了再看、粗口涉及、各种CP提及

OOC概不负责

这是一篇报复社会的情人节贺文【我知道我拖了很久,但是我更新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推荐食用同名BGM —— There for you   Martin Garrix & Troye Sivan 

01

  “你果然会来看他。”

                        

  崔斯特站在水晶棺材前,语气平静,甚至有些自嘲。他没有理睬来人,继续凝视着沉眠在百合花瓣中漂亮又精致的金发男孩儿。

                      

  “你呢?”格雷福斯扔掉雪茄,忽然感到异常烦躁。

                        

  这种场合不适合他们,也不适合伊泽瑞尔。

                       

  但他的老朋友已经迷失了自我,这么多年共同犯罪、为非作歹,格雷福斯对崔斯特的为人一清二楚,他知道卡牌大师有多么擅长隐藏感情。

                   

  而现在的崔斯特摒弃了所有面具和微笑,尽情流露着伤感。

                       

  也许伊泽瑞尔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特殊的。

                       

  他忽然产生了种奇怪的欲望,他说不清自己究竟想做什么,也许他想大声嘶吼,也许他想把探险家从棺材里揪出来,也许他只是想再看到那张小脸上浮现出诡计得逞的笑容。

                         

  “你很喜欢伊泽瑞尔。”崔斯特冷冷地说“过去你经常提起他的名字,这没什么,如果你能更坦诚一些,现在至少不用后悔。”

                        

  “后悔?”格雷福斯嗤之以鼻“真正后悔的应该是刀锋之影,现在探险家死了,我倒是想看看那个刺客心碎的脸。”

                    

  崔斯特没有回应,他将手放在棺材上,怔怔地看着里面鲜活的面容。也许伊泽瑞尔只是被诅咒了,他想,探险家和死亡应该是绝缘的。

                     

  他仿佛回到了初次见面的那个下午,格雷福斯和他横冲直撞,气喘吁吁又兴奋难耐,共同撞进了一间旅馆的客房。

                      

  “哦,这下就尴尬了。”皮城的探险家刚脱下上衣,在房间中怒视突如其来的访客“哈,我认识你们,来自比尔吉沃特的混蛋双人组!听着,如果你们想避难,现在、马上、给我关门!”

                        

  崔斯特忽然想笑,嗓子深处却蔓延上来一股酸涩。他转过头咳嗽,努力让眼眶的热意恢复平静。

                      

  “那么你呢,崔斯特,我的老朋友,你现在后悔吗?”格雷福斯点燃雪茄,挑起嘴角。

                      

  “要我说,你可比我更沉醉于他的魅力。”

                 

02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崔斯特的脸色瞬间变冷,回头直视格雷福斯。

                        

  “别装傻!我们上过床,一起出生入死,但是——去他妈的,你从来不会向我倾诉秘密,所有事情都得靠伊泽瑞尔做传话筒。”格雷福斯骂骂咧咧地踩灭雪茄,他在强词夺理,这些借口苍白无力,漏洞百出,可是现在没人在乎。

                        

  他们很需要这场争吵。

                       

  “他已经死了!你不能安静会儿吗!”崔斯特抬高声音,攥紧了拳头。

                       

  “是啊,正巧在情人节去世,真可惜你之前没有告白。”格雷福斯口不择言,现在的他悲哀又疯狂,像只待宰的老狗。

                         

    “真没想到你比看上去更加愚蠢。”崔斯特反唇相讥,眼中燃烧着怒火“你一直对他交口称赞,怎么,你想否认吗?”

                        

  “如果你肯对我坦白,我根本不会怀疑。”格雷福斯烦躁地摆摆手,打断了他“而你只愿意跟他说话!”

                        

  “那是因为你从来不肯听我的,你根本不听劝,一直如此!”崔斯特怒火中烧“但换成伊泽瑞尔,你马上乖巧的像只小猫咪,现在告诉我到底是谁更喜欢他!”

                     

  回答他们的是一声巨响。

                     

03

                   

  “够了!”

                      

  伊泽瑞尔一把掀开粗制滥造的棺材板,猛然从花瓣中坐起,怒火在熊熊燃烧。如果他手边有任何东西,肯定会冲着他们的脸狠狠砸过去。

                       

  “法克!”他大吼“你们太过分了!”

                   

  “闭嘴!”这对不要脸的混账同时对他大喝“躺回去继续装死,大人们有事要谈!”

                      

  “白眼狼——”伊泽瑞尔不管不顾地嚷嚷“是你们求我去帮忙,我安慰了你们,不辞辛苦帮你们复合!现在你们反而污蔑我跟你们有一腿,去他妈的,我不玩了!”

                      

  泰隆在旁边深深叹息,伸手抚摸探险家蓬松柔顺的金发,他懒得理睬那两个蠢货,反正除了他和伊泽瑞尔,其他陷入爱河的情侣都没什么智商。

                       

  “我早就说过,”刀锋之影意味深长地开口,意有所指“这个游戏不可行,换成另一种...”

                      

  伊泽瑞尔瞬间凶神恶煞地看了过来,识时务者为俊杰,泰隆立刻选择沉默,无奈地转过脸。

                       

  而他的胃部适时痉挛起来,像是成千上万个魄罗在狂欢。

                      

  随你喜欢吧,泰隆身心俱疲地叹息,反正这世界没有几个正常人。

                      

04

  事情是这样的。

                        

  这天伊泽瑞尔刚刚宣布自己和刀锋之影的关系,不知怎么忽然心血来潮地对人群大喊“伙计们,我要演白雪公主,你们可以饰演小矮人来棺材前悼念我的死亡。最后泰隆出场给我一个吻,故事就结束了!”

                      

  瓦罗兰大陆上到处都是伊泽瑞尔朋友,以及那么些个游手好闲的英雄。

                         

  他刚刚躺进锤石热心贡献的棺材,格雷福斯和崔斯特就来了一段震撼人心又真实的表演。导致棺材里的白雪公主无心装死,反而想打人。

                      

  “我当初为什么要对他们伸出援手?我疯了吗?”伊泽瑞尔怒气冲冲地躺回去,百合花瓣洒得到处都是,而那对蠢货已经握手言和,互相调笑着走远。

                       

  泰隆安抚性地拍打他的肩膀,探险家这才缓和了脸色,和自己男主角等待下一个“小矮人”。

                         

  出乎意料,影流之主居然来到了棺材前。

                       

  伊泽瑞尔惊讶极了,他虽然和劫有过交流,但劫不像是会破例参与这种活动的人。

                       

  于是他直挺挺地躺着,而影流之主发出一声叹息,听起来疲惫又有些心酸,真是演技卓绝。

                     

  这些人真无聊,伊泽瑞尔想。
                         
05
                       
  “我很惊讶。”

                        

  劫轻声说“尤其是你刚刚公布了和他的关系,你不像是个会选择刺客的人。说实话,我经常觉得我跟很多人一样,认识你,但从不了解你。”

                        
  “我跟你说起过复仇和黑暗,你劝我放弃心中的执念,劝我回头。所有人都会给我的所作所为贴标签,只有你不会。”
                         

  伊泽瑞尔心中一动,几乎想要坐起身。
                         

  “我跟刀锋之影勉强算是朋友,过去我有所怀疑,但我一直相信他跟你会有很好的结局,虽然难以开口,我想我会祝福你们。”劫喃喃自语,声音中带着淡淡的落寞。

                        
  妈卖批。

                        
  伊泽瑞尔恍然大悟,拼了老命挣扎起身(幸好泰隆没有盖上棺材),石破天惊地叫起来“你,你!你喜欢我的男朋友?!”

                        
  “什么?”劫不耐烦地皱起眉,把伊泽瑞尔轻轻摁回棺材“我跟他是竞争关系,别发疯。”

                        
  “所以说,”泰隆像个幽魂那样从棺材后面升起,紧握匕首,样子阴郁又咄咄逼人“你其实对伊泽瑞尔有想法?”
                       

  劫抓起面具,掉头就走。这个破地方他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他不应该相信任何情侣的智商。

                        
  妈的一群智障,他想。
                     

06

                         
  接下来悼念他的人没什么稀奇,烬念了长达五页,措辞优美浪漫的悼文(中途伊泽瑞尔给了他一杯水),并且留下了十四行古典长诗。之后他婉拒了死歌献歌一曲的提议,同时支走了吵闹的德莱文。

                         
  总算轮到了皮城人。
                       

  伊泽瑞尔有点期待这些老朋友会说些什么,杰斯和维克托对悼文的用词争执不下,卡密尔赏脸过来瞅了瞅他,破天荒什么也没说。凯特琳刚念了几句写好的诗歌,蔚忽然发出声呻吟。

                       
  “小蛋糕。”她严肃地说“我都忘记了,小蛋糕。”
                        

  “嘿,这里还有个死人,”伊泽瑞尔抬起头抗议“能不能等她念完悼词再秀恩爱?我的男朋友还等着压轴出场。”
                        

  “不,我的意思我差点忘记自己带了小蛋糕,对吗小蛋糕?”蔚转头看着凯特琳,目光柔和,笑容甜腻。
                      

  于是他们所有人,连同伊泽瑞尔,瞬间把悼念演戏抛到了九霄云外,默默分吃了那袋新鲜出炉的小蛋糕。

                        
  “如果你喜欢,”卡密尔庄重地开口“在你们的婚礼上,我会吩咐糕点师精心准备。”

                      
  “哦...”伊泽瑞尔感动极了,正想说些什么,卡密尔却微笑起来,机械般冷峻的脸上充满了罕见的温柔,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蛋。
                       

  “人们都知道白雪公主吃下毒苹果后遇到了王子,从此相守一生。”她轻声说,表情里有种模糊的伤感,像是回忆起了过去。
                    

  “祝你们幸福,并且能在易逝的人生中陪伴彼此。这就是我的悼词。”
                     

07
                      

  虽然他们刚刚公布关系,实际上在很久以前,他们就已经开始了恋爱。

                        

  那时候皮城和诺克萨斯并不和平,伊泽瑞尔是著名的激进派,他讨厌诺克萨斯人,也从不愿意为了政治隐藏自己的态度。

                         

  而刀锋之影几乎占全了他讨厌的品质。

                       
  他们因为偶然被迫拴在一起,互相扶持着跨越弗雷尔卓德无垠的荒原。刺客总是沉默,伊泽瑞尔则总是充满怨气。虽然之后他的态度有所改变,那也只是对泰隆伸出援手的回报。

                         
  探险家和刀锋之影没有任何契合之处,但爱情的浪潮仍旧悄然吞没了他们。

                       
  最开始的几年非常艰难,他们欺骗着所有人,甚至欺骗自己,不肯承认内心深处的感情,谁都没有发现他们的亲密。 

                   
  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经常失去联系,只能凭借新闻和小道消息揣测对方的处境,虽然充满不安,他们却从没有怀疑过彼此的感情。

                       
  没有人能比他们更相爱,能让他们担心的只有战争和生离死别。而他们开始期盼永远的和平,期盼能跨越国界拥抱,尽情亲吻彼此。 
   

  和平到来的前夕,泰隆自愿代替卡特琳娜去执行一次必然失败的刺杀。                                                                 

  在此之前,伊泽瑞尔每个月都会写信,他走南闯北只是为了把这些思念放在他们共同打造的密室里。刀锋之影很少回复,但他能记住伊泽瑞尔笔下的每个句子。                      

                    
  就是这些文字让他在任务中苟延残喘,硬生生支撑到了伊泽瑞尔狂奔而来。
                                              
         
         那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却忽然笑出了声,他没有理睬耳边撕心裂肺的大吼,甚至听不清伊泽瑞尔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自己恰好背诵到了最后一封信的那段话——

  
  Love is a road that goes both ways

  爱总会是一条渐行渐远的路

  When your tears roll down your pillow like a river

  每每你泪如雨下 

  I‘ll be there for you

  我会在那儿守候着你

  But you gotta be there for me too

    想必你也会在我身边

                       
  他挺了过去,在死亡边缘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又回到人世,之后就是今天。

                  
  而伊泽瑞尔自然陪伴左右,无须多言。

                                         
08

                      
  回忆永远是甘甜而且辛酸的。

                       

  泰隆抬起脸看着棺材里百无聊赖的伊泽瑞尔,小家伙正在打呵欠,有些困倦的合上眼。
                       

  我永远不会做出直接的告白,他想,但是你知道我有多么深爱你,多么多么的,为你着迷。
                    

09

               

  “伊泽瑞尔,人世间最后一颗明珠,没有人类能比你更加灿烂,你的离世会让神灵失色,霞,霞!看看他,看看我们可怜的朋友!”
                    

  天啦,伊泽瑞尔径直捂住脸,他才懒得管演员的职业素养,反正这对情侣只会按照自己的剧本演下去。他现在很后悔,极度后悔,为什么他会突发奇想玩这个游戏?为什么他还邀请了所有人?

                      

  “我想为你歌唱,因为你的消亡让我心碎,虽然我不知道应该唱什么,但我就是不想按捺这种冲动。”洛扑在他的身上,飞舞的羽毛迎面而来,淹没了伊泽瑞尔。

                   

  “哦亲爱的,他又不是真正死去。”霞在一旁叹息,但是对洛的行为无动于衷“我们只是在演戏。”

                        

  洛怜惜地盯着伊泽瑞尔,旁若无人地舞蹈起来。

                    

  “我太高兴了,霞,我喜欢这个活动,看看他们,他们看起来虽然不够亲密,但是他和他,探险家和他的刺客,大概是唯一能理解我们感情的人类!理解万岁!”

                      

  他欢呼起来,英俊的面容上写满了狂喜和愉快,霞翻了个白眼,对伊泽瑞尔略微笑了笑。

                     

  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和泰隆的确和洛霞有相同之处。他们都尊重彼此的疯狂,并且毫不犹豫地选择陪伴。

                       

  在遇到泰隆之前,他从不相信自己会爱上一个诺克萨斯人。

                     

  而现在,感谢上帝,他喜欢泰隆陪着他的每分每秒。

                        

  “要知道,”洛忽然收回了那种疯狂,语调深沉又温柔“魔法理应吓人,爱情理应伤人,狂喜也需要一点点恐惧。”

                  

  “而你们的幸福虽然迟来,却非常值得。”

                    

10 

                     

  伊泽瑞尔紧张得想吐。

                     

  他一直在等待泰隆的悼念,也许他会听到刀锋之影少有的真情流露,之前经历得那些事情,包括几乎天人永隔,似乎都是为了今天。

                      

  青草和初夏的味道飘荡在空中,他深深呼吸,听到了熟悉的脚步。

                        

  泰隆在棺材前坐下,和他互相注视。伊泽瑞尔忽然意识到到多年前在弗雷尔卓德相遇的瞬间,他已经为泰隆死去,并且重生。

                     

  他想起那些日日夜夜的思念,那天晚上山崩地裂的恐惧,那个让他咬牙切齿的任务。

                      

  但如今,他面前这个冷冰冰的男人是如此真实,浑身散发着温暖。

                       

  现在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死亡也不能。                                                

                 
  “你知道我不会为你哀悼,或者哭泣。”泰隆平静地说,目光里浸满了深沉的温柔“在弗雷尔卓德的荒原上我承诺过无论你去哪里,你绝对不会孤身一人。”

                       

  “所以如果你真的...我随后就到。”他俯下身亲吻伊泽瑞尔冰凉的额头。
                        

  “我活了,我活了!”

                     

  伊泽瑞尔猛地弹起身搂住他的脖子,在夕阳的余晖里迫不及待地亲吻自己的爱人,沉醉其中。

                     
         围观的人们忍不住发出嘘声,紧接着开始拼命鼓掌。
                          

  虽然这场真人秀的压轴戏短的吓人,他们还是非常喜欢这种大团圆的结局。

                    
  伊泽瑞尔猜想泰隆还想说些什么,但语言是如此单薄,他只想紧紧拥抱自己的爱人。

                     
  在最后那封信中,他曾在结尾这样写道——

  I’m running, running, just to keep my hands on you

  我不停地奔跑 只是为了不松开握住你的手

  Running, running, just to keep my hands on you

  不停地奔跑 只是为了不松开握住你的手

  But you gotta be there for me too

  想必你也会在我身边
                    

  现在他只需要一个吻,一个眼神,哪怕泰隆永远不选择倾诉,他也知道这个刺客有多么深爱他,多么多么的,为他着迷。   

                      

  因他亦然。

                

后记:这对CP是我写过最甜的一对,他们契合的太过完美,永远充斥着青春的浪漫和情怀,我想不出任何虐他们的理由(笑)。不知不觉大学已经快要毕业,希望刀e能陪我走到更远。我也会尽力为大家带来更多的粮食,以上,感谢诸位同好厚爱。

  信件内容全部出自同名歌曲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