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风无微

人生在世 为何不浪

【原创】帕米拉奇遇记(KUSO风)

预警:原创女主

半架空
世界观等我想好以后再详细解释
OOC概不负责
写文嘛 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
最后声明:除了帕米拉,其他都不属于我。

Chapter 1   尴尬
                        
  干他娘的。
                              
  事后帕米拉感叹,如果能亲自见到圣杯,这句妈卖批一定要讲。
                           
  下午六点她会健身,拳击半小时,沿着海湾持续慢跑,享受音乐和独处,七点时在星巴克花五分钟思考选择什么口味的咖啡,缓慢走回家后冲澡放松。
                                
  多么稀松平常的生活,多么无趣的安排——至少三小时前的她是这样想的。
                          
  然而现在她面对着满屋的尘土碎屑,昂贵的大理石地板已经毁了,窗帘和天花板遍布划痕,桌子摔碎在不远处,至于原本放在上面的玻璃杯...不提也罢。

        
         如果她没有目睹全过程,肯定会以为这是恐怖组织顺路搞了场突袭,而更大的麻烦是,那个制造了所有混乱却一尘不染的始作俑者正傲不可言的和她对视。

                            
  “所以,”帕米拉猜测她的表情已经泄露了真实想法,因为对面的金发青年面色阴沉了许多“你说我是御主,而你现身于人世,是因为响应圣杯号召?”
                       
        
  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在背诵莎士比亚,或者是古罗马时期的诗歌,说话文绉绉真不是件好事。
                     
         
  站在帕米拉的角度,她其实已经达到了人类理智的巅峰,不是谁都能在亲眼看到陨星砸中自家二楼的画面后保持冷静,尤其是想到财产方面的损失...更别提流星的光消失后,原地居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金色战甲,看上去灿烂非凡的怪人。

                              
  吉尔伽美什眯起眼睛。
  

         他在降临的瞬间已经发现了不对,面前的杂种身上没有任何魔法气息,而且不具备潜力,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召唤他的御主。

                            
  如果是圣杯系统出错,未免也有些太荒诞了。

                                   
  但之后的事情显然超出了两个人的想象,帕米拉大叫一声,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反射性甩开杯子,眼睁睁看着右手上长出滚烫的红色奇妙花纹。

                              
  “这他妈什么鬼,哦上帝...”她终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对谁发火,只能勉强对吉尔伽美什怒目而视“你,没错就是你!也许我忘记自己喝醉了,但如果这是幻觉或是恶作剧,请你至少给我个答案。这太过了,明白吗,比X战警3的结局还疯狂!”

                              
  “要本王做出解释,”吉尔伽美什挑起眉,语气里充满了不妙的意味“你的胆子不小,杂种。”

                               
  “我很不喜欢你的措辞,”帕米拉对此嗤之以鼻“不要以为只有你会起外号,你个麻瓜。”

                               
  之后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气氛变得相当尴尬,吉尔伽美什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全部。
          
                  
  “你不知道麻瓜?麻瓜是《哈利.波特》里魔法师们形容不会魔法的...我明白了,这都是幻觉,我发誓昨天只尝试了几口大麻,我为什么又要向幻觉解释这么多。”她费力地揉捏太阳穴,开始四处寻找威士忌。
          
                   
  “一无所知便被牵扯其中,真不知道你的运气是极好还是极坏。”吉尔伽美什的脸色和缓多了,看上去像是在思考什么。

                               
  “大概二者都有。”帕米拉干巴巴地接话,从杂物中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我是在跟幻觉对话吗?是你太真实还是我已经疯了?神啊,我需要喝一杯。”
                
            
  她终于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的酒瓶,周围忽然响起了砖石堆积的声音。那位金色的“幻觉”似乎动了些手脚,房间里的一切都在恢复原样。

                            
  帕米拉尝试了半天才想起英语怎么说,她拿出两只杯子,在手里比划了好几下“哇哦——这些幻觉的灵感肯定是来自漫威,我最近看了好多遍奇异博士。”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帕米拉忽然感到幻觉先生投来了难以言喻的目光。

                                  
  我是被鄙视了吗?她后知后觉。

                              
  但很快,她的注意力就彻底被幻觉先生所讲的故事吸引。

         【十分钟后】

                               
  “所以说你们是某种意义上的魔法产物,而各种魔法师召唤你们是为了借此机会争夺圣杯?”帕米拉敲打着酒杯,隐约产生了些信任,毕竟她已经目睹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怪事,而碰巧也不是那种死脑筋的麻瓜。

                                  
  吉尔伽美什还在观察她——还是没有魔法能力,这是自然,但他能察觉到这个人的与众不同,虽然微弱,不过足够让已经无聊太久的英雄王产生兴趣。 

                                  
  被圣杯选中的可怜虫看上去相当年轻,最多不超过22岁,鼻梁高挺,面部轮廓有不属于西方人的柔和,双眸透亮,像是颜色清澈的琥珀,如果跳脱开性格方面的第一印象,帕米拉的五官其实相当精致古典,安静思考时宛如油画中的少女。

                               
  “我能交还这个这个玩意儿吗?我是说令咒。”

                                
  帕米拉皱着眉头打断了他的思绪,晃了晃手上的花纹“你所说的圣杯战争明显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它只会严重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我想自愿退出。”

                               
  “如果被选为御主,除去中途死亡,根本无法全身而退。”吉尔伽美什甚至有些怜悯,少见地补充道“即便你的令咒被回收,仍可能被圣杯派遣给失去御主的从者。”

                                          
  他听到了一句响亮的粗鄙之语。

                                       
  “抱歉,但我需要发泄,”帕米拉压着怒火,恶狠狠地盯着右手上的花纹,好像那是坨鸟粪,或者什么更恶心的玩意儿“这不公平!我没有请求过成为御主,而且根本不想要那个鬼知道什么地方蹦出来的杯子。”

                                
  “哈,有趣”吉尔伽美什忽然流露出一丝浅淡的笑意,此刻他更显得俊美非凡,虽然看上去并不怎么友善“圣杯能实现任何人的心愿,而你弃之如敝履。”

                 
                                
  帕米拉耸了耸肩,摊开手“愿望?我甚至想不出明天吃什么早餐,而且如果我有想要的东西,也可以利用VR...哦你不知道VR是什么,我已经看出来了。”     
  
                                 
  她长长舒了口气,终于找到机会给两只杯子倒上威士忌。
           
                       
  “重新介绍一下,我,帕米拉.卡尔特,美国纽约出生,国籍挪威,常住在洛杉矶。”她将手边的杯子滑到桌子那边,自顾自地一饮而尽,终于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吉尔伽美什咂了口酒,虽然和平日习惯的美酒口味不同,但胜在浓郁甘醇。

                               
  虽然没有魔法能力,他暗自思忖,可取之处倒也不少。           

                   
  “话说回来,我只知道你的职介是Archer,”她摇晃着酒杯,皱起眉“但我不清楚你是哪个英雄,所以也许你也能介绍下自己?”

                               
  “身披遏拜我的荣耀已经是你的幸事,而你却三番五次用无知挑战于我,”吉尔伽美什的音调瞬间冰冷起来“杂种,切莫得寸进尺。”

                               
  “你真的很聒噪。”帕米拉已经懒得翻白眼,又泼泼洒洒倒了些威士忌,顺便探过身子给吉尔伽美什续上半杯“在我介绍自己之前,你知道我是谁吗?也许你很出名,也许我应该认出你,但你不知道VR,不知道漫威,甚至不知道哈利波特,而我都没有歧视你。”

                             
  他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房间再次充满了尴尬的沉默,帕米拉强撑了几分钟,终于忍不住率先打破沉默——

                           
  “那么我先去——”

                            
  “VR是——”

                              
  她恍然大悟,开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的从者,大概是因为心理原因,这个怪人虽然仍旧理直气壮,气势上倒是和缓了很多。

                              
  “来吧,我带你去那边看看,之后我得去冲个澡。”帕米拉率先迈开步子,回头补充“我建议我们互相保留隐私,好吗?其他的东西,酒,食物之类,你可以随意。”

                               
  作为一个大约是古代英雄或是传说中的神灵,吉尔伽美什的领悟能力相当出色。
                
          
  他用了相当短的时间熟悉了用法,也许是出于偶像包袱,他把这份兴趣隐藏的很深,但明显注意力已经彻底放在了游戏上。

                              
  真是疯狂的一天。

                          
  帕米拉摇着头,丢下吉尔伽美什向着浴室走去。她并不担心对方是小偷或顺手牵羊——开什么玩笑,那个人的耳坠可是货真价实的金子!

                               
  她伸了个懒腰,在出门的瞬间,那位奇怪的从者忽然回头,带着固有的高傲和冷淡开口——

                            
  “吉尔伽美什。”

                           
  房间又一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们看着彼此,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结果。
                 
          
  在尴尬达到顶峰时,帕米拉的智商终于强行上线,她撇着嘴露出僵硬的笑容“啊,你的名字,我差点忘记了这回事。我的确没有听说你,别难过,这个时代没什么人会对历史感兴趣,但我之后会在谷歌上看看你的资料。”

                             
  她表情认真地安慰吉尔伽美什,心满意足地转身快步走开,带着复仇的喜悦对他的脸色视而不见,自然而然地带上门——

                          
  “再说了,就算你是乌鲁克的君主,苏美尔的国王,”她顿了顿,幸灾乐祸地补充“你还是不知道冰与火之歌。”

                             
      对天发誓,她真的只是因为这个才歧视无知的古代从者。